发布资金信息 发布项目融资 申请上市辅导 发布金融峰会 发布文章资讯

大黄鸭引发的文化创意反思

   时间:2013-11-30 00:00:00     浏览:587764    评论:0    
核心提示:  大黄鸭为什么这么火?   今年的十一黄金周,各大景区人满为患,其中,有一个家伙是格外的火大黄鸭。十一期间,大黄鸭进驻颐和园,数十万各地游客涌入园内参观,颐和园假期接待游客量进入峰值。而在上海举行的冠军鸭勇闯黄浦江爱心漂流大赛中,1万多只胸前佩戴特奥金牌的冠军鸭被投放进黄埔江,同样成为热门新闻。大黄

  大黄鸭为什么这么火?

  今年的十一黄金周,各大景区人满为患,其中,有一个家伙是格外的“火”———大黄鸭。十一期间,大黄鸭进驻颐和园,数十万各地游客涌入园内参观,颐和园假期接待游客量进入峰值。而在上海举行的“冠军鸭勇闯黄浦江”爱心漂流大赛中,1万多只胸前“佩戴”特奥金牌的“冠军鸭”被投放进黄埔江,同样成为热门新闻。大黄鸭的火也产生了经济价值,其入驻的北京园博园、颐和园在门票上赚得钵满盆满,玩具等相关衍生品也销售火爆。

  大黄鸭为什么这么火?长期以来,一些地方为打造“旅游经济”,挖空心思从故纸堆里找噱头,精心包装出一些缺乏历史依据的“名人故里”,人流没吸引多少,却引来不少吐嘈和质疑。相形之下,大黄鸭以简单的形象设计、并不高昂的成本吸引了众人关注,这不仅是一个文化现象,也是一个经济现象,它对于我们发展旅游经济颇有启示。

  大黄鸭从今年5月在香港亮相就成为关注焦点,一时引发各地诸多山寨,满城尽是大黄鸭。然而,这个大黄鸭似乎找不到什么特别之处。论“大”,内地民众向来对各种“大楼”“高塔”不怎么感冒,之前一些地方建设的巨型雕塑还引发了批评质疑;论形象,它普通得不能再普通,是儿童玩具的常见造型;论功能,仅是个充气艺术品,只能远观,不能进入游玩。这些方面都如此普通,为何就引发万人争睹?大黄鸭的火让笔者想起此前媒体报道的山东滨州“水泥航母”,对比来说,“水泥航母”个头更大,题材也较新鲜,内部还设有餐饮娱乐等设施,为什么不仅不火,反而陷入荒凉?

  其实,大黄鸭是有典故的,它的火爆并非没有缘由。1992年,一艘自香港驶向美国的货轮遇到风暴,装载的2万9千只黄鸭浴盆玩具落入水中,在大海上随波逐流。10多年后,当中一部分玩具抵达美国、加拿大及冰岛等国家海岸,时间最久的漂流历经14年。大黄鸭后来被艺术家演绎为坚持不懈追求自由与梦想的象征。大黄鸭在香港火,则因为那是一代人童年的记忆,他们小时候洗澡,家长都会放只小黄鸭在水中供孩子玩耍,如今追捧大黄鸭,可以说是“致我们终将逝去的童年”。

  不过,“围观”大黄鸭的广大内地游客未必有多少人了解这些典故,也没有太多怀旧情结,他们追捧大黄鸭又因为什么?这可能就有些中国特色的因素了。其一,话题造就热点。大黄鸭在香港亮相开始就话题不断,起初在维多利亚港一度“泄气”倒下,有传言说是内地游客扔烟头所致,后经证实非人为损坏,而是例行检修。到北京园博园后,游客发现大黄鸭形象有变,成了“大黄鸡”,又引发一番猜测,后证实是因充气不足。其二,从众心理使然。大黄鸭首先在香港亮相,又是出自荷兰设计师之手,相当于向内地游客做了个大广告,给人以既有文艺范儿又“高端洋气上档次”的印象。各地推出的山寨版大黄鸭,又为人们的热情升温,更多人期待一睹真容。至于见到大黄鸭之后,真正有什么观赏点,恐怕也未必能说得出。可以假设,如果大黄鸭是国内人士设计,并最早在内陆某省展出,再移师北京,它还会这么火吗?这样看来,大黄鸭的走红,有必然,也有偶然。

  实用品和艺术品的“分界线”在哪里?

  荷兰艺术家霍夫曼的“大黄鸭”风靡全球,但它的原创性问题成为焦点。有中国网友发出疑问:与洗浴黄鸭玩具同样的形态,体积放大了以后版权就能归艺术家所有?这一问题旋即在艺术圈引起了很大反响,并引发追问。

  灵感来源于“中国制造”

  很多人都对霍夫曼怒斥遍地开花的“山寨黄鸭”的新闻记忆犹新,却没想到他如今也陷入了版权的泥淖。7月中旬,青年艺术家幸鑫在其博客上发表了对“大黄鸭”版权问题的质疑,认为霍夫曼将一个现成品原版黄鸭子经过放大变成“大黄鸭”,再对“大黄鸭”开发衍生品流入市场,这种行为构成了侵权。他提出疑问:这是以艺术的名义侵占他人知识产权,还是暗中与商业合谋?

  幸鑫的质疑获得许多人的力挺。

  但也有人支持霍夫曼。独立策展人鲍栋表示,霍夫曼创作“大黄鸭”的艺术手段不新,但他在扩大原物的过程中融入了自己的想法,“想法很重要,这是艺术创作的重要环节”。

  “大黄鸭”或不受著作权法保护

  霍夫曼的“大黄鸭”到底有没有自己的版权?如果没有,他怎能到处“授权”展出和售卖衍生品?深圳大学法学院的两位学者李扬和赵明昕就此发表了看法。

  赵明昕表示,黄鸭的创造者可能享有美术品的著作权或者工业外观设计的专利权,但由于小黄鸭已经存在了近百年,所以它的这两项知识产权都不再受法律保护了。按照我国立法,著作财产权的保护期限为50年,而外观设计专利权才10年,其他国家和地区也差不多。所以黄鸭早已进入公有领域,任何人皆可进行利用,哪怕是商业性的利用。所以霍夫曼制作大黄鸭进行展出没有问题,但他无权授权他人制作小黄鸭玩具。

  “像洗浴黄鸭这类实用艺术品只有构成‘美术作品’时,才构成著作权法意义上的作品。”李扬表示,黄鸭作为一个洗浴玩具已存在近百年历史,无论是鸭子的身子、头部、眼睛,还是这3个要素的组合,都是公有领域中创作要素的简单使用和搭配组合,与自然界中的鸭子形象没什么区别,不能构成“美术作品”,故不受到著作权法的保护。即使原版的橡皮小黄鸭也难以认定为受著作权法保护的作品,更不用说霍夫曼的“大黄鸭”了。所以他认为,就橡皮黄鸭而言,无论其大小,都并不属于受著作权法保护的作品。

  艺术评论家孙振华认为,实用品和艺术品并不存在一个客观的标准,这主要看艺术家本人给它赋予什么内容。“艺术品是一种观念的赋予,比如说小便池放在家具市场里面它就是一个小便池,而放在美术馆里,它与人的关系就发生了变化,这是对过去艺术观念的一种颠覆。”

  文化创意产业存在五大问题

  文化可以立国,文化是一个国家的“软实力”,复制、仿造的“文化艺术”,是难当此重任的。大黄鸭的走红,也引发我们对当前文化创意产业发展的反思,全国人大代表、安徽省文化厅副厅长李修松提出了五个方面的问题。

  第一是“浅”,他谈到,文化创意产业在“创意”两个字,但很多人不知道怎么运用科学的方法,结合新的方法,包括科学方法,把优势资源变成新的产品,让它变得生动活泼起来,让它充满吸引力。

  第二是“泛”,就是把什么文化产业都叫文化创意产业,包括很多没有什么关系的产业。

  第三个是“滥”,就是一哄而起,都要搞文化创意产业。李修松谈道:“比如说动漫,全国到处都在搞动漫产业园,低水平的重复,浅层次的竞争,我们的动漫产业里面光是影视动漫,我们的生产总量已经在全世界第一,但是可能90%不怎么赚钱。目前,我们的文化产业正处于从数量扩张向质量上升、向效益提升的过程,所以在这个转型过程当中我们尤其注意要用文化创意产业的方式方法来做。”

  第四个是“抄”。李修松说,“云南印象”很好,室外的实景演出借助高科技给人以视觉冲击,结果我们全国到处在搞这个“印象”那个“印象”。目前这些“印象”产生的效果越来越差了,这是不争的事实,再好的东西你跟在后面学多了也不行。

  最后一点就是“乏”,就是缺乏人才。李修松认为,文化创意的关键是要创意人才和创意团队。所以必须要解决这些问题,才能使文化创意产业真正发展起来,并且带动文化产业的发展,促进相关产业的发展。

  整理/本刊记者 陈颖

 
打赏
 
更多>同类投行快讯
0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工信部定性非法挖矿,严重威胁互联网网络安全
推荐投行快讯
点击排行
关于我们 | 组织结构 | 企业文化 | 公司动态 | 管理团队 | 行为准则 | 投资策略 | 投资保障 | 风险控制 | 经典案例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广告服务 | RSS订阅 |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06-2018 香港上市服务平台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6012416号
联系我们
QQ咨询
电话咨询
email
在线留言
微信联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