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资金信息 发布项目融资 申请上市辅导 发布金融峰会 发布文章资讯

余额宝伤了银行哪根筋

   时间:2018-06-19 22:57:01     浏览:877746    评论:0    
核心提示:  余额宝与银行之间的利益之战已经打响。   面对快速发展的余额宝,银行最终采取了封杀手段。3月下旬,工、农、中、建四大国有银行陆续下调了支付宝快捷支付额度,使得通过支付宝的购买余额宝的数量变得非常有限。建行、工行用户每日购买余额宝的额度从5万元下降为5000元,每月限额均下降至5万元;中行、农行用户每日购

  余额宝与银行之间的利益之战已经打响。

  面对快速发展的余额宝,银行最终采取了封杀手段。3月下旬,工、农、中、建四大国有银行陆续下调了支付宝快捷支付额度,使得通过支付宝的购买余额宝的数量变得非常有限。建行、工行用户每日购买余额宝的额度从5万元下降为5000元,每月限额均下降至5万元;中行、农行用户每日购买余额宝的额度从5万元下降为1万元。从央视评论员痛批余额宝发起口水战,到后来的限制二维码,再到目前四大行实质性封杀余额宝,以银行为代表的金融系统对互联网金融的围杀已经形成。从目前局势看,草根出身的余额宝显然不是银行的有力对手。若在政策方面没有突破性的变革,支付宝和余额宝的衰弱将难以避免。自从2008年说出“如果银行不改变,我们就改变银行”的豪言后,阿里巴巴掌门人马云短短几年就在互联网金融领域玩得风生水起,并对传统银行造成巨大冲击。但对于银行这次使出的竞争手段,马云表现得异常愤怒,并发文称:“市场不怕竞争,市场怕不公平……决定市场胜负的不应该是垄断和权力,而是用户。”

  余额宝到底对银行造成了多大影响?银行为什么要封杀余额宝?在这场看上去实力悬殊较大的对决中,谁是真正的赢家?

  余额宝为什么火?

  余额宝的火热程度令人咋舌,自2013年6月推出以来就以惊人的速度大增。到今年3月中旬,余额宝已积累了至少5000亿元的人民币存款,成为全球第四大货币基金。余额宝等互联网基金吸引投资者的地方,在于存款的年化收益率可达6%,并且能随存随取。

  “有了余额宝,还有什么理由将钱存在银行?”这几乎成了大多数储户的心声。

  余额宝受青睐是有原因的。中国居民拥有大规模储蓄,但中国民众可选的投资途径却很有限。房地产一直都是受青睐的投资渠道,但政府的调控措施使得民众最近对房地产的投资热情下降。此外,赴海外投资也受到了限制,而中国国内股票市场表现不佳,目前的股价仍低于6年前的水平。

  为此,一些手头更宽裕的顾客开始将资金转移至银行的理财产品上,这类产品比利率受到管制的银行存款回报率更高,不过投资门槛很高。而余额宝用户的投资数额没有上限也没有下限。除了颇具吸引力的收益率,余额宝和其他在线货币市场基金的多个创新功能也使得民间资金远离银行存款和线下理财产品。不同于多数银行的理财产品,余额宝允许投资者实时赎回且没有最低购买门槛。余额宝和阿里巴巴支付宝的无缝对接也让购买这款产品既简单又方便。

  从储户的角度来看,余额宝具有便捷、收益高、风险低的优点。

  与传统的基金产品不同,余额宝仅需在网上做简单操作即可开户。最低1元起存、可实时转账消费的功能让其与活期存款同样灵活,而其收益率则比活期存款利息高出了一个数量级,也高于同期定期存款乃至银行理财产品的收益率。

  至于风险,余额宝的官方主页上明确指出:“从历史数据来看,收益稳定、风险极小。”

  过去几个月来,余额宝的表现也的确可以让投资人对其放心。所以,从投资者的角度来看,余额宝完胜银行存款,是互联网金融带来的实实在在的好处。余额宝能够出现并快速发展,其实是搭了最近几年我国利率市场化改革的这股大潮。在利率市场化改革之前,我国银行存贷款利率均由政府设定,任何金融机构如果擅自偏离都会受到处罚。而随着利率市场化改革的推进,政府有意放松了对利率的管制。在余额宝之前,各家银行推出的银行理财产品事实上已经突破了基准存款利率的限制,给储户提供了高于银行存款利息的收益率。

  从这个角度来说,余额宝其实与目前已经普遍存在的银行理财产品没有本质差异。只不过余额宝更加便捷,收益也高于银行理财,与互联网有更紧密的结合。

  余额宝对银行冲击有多大?

  就在越来越多的用户对余额宝拍手叫好之时,银行开始感到恐慌,并对这个突然到来的新对手心怀敌意,原因是余额宝给出的收益率高于银行存款和理财产品,因而对银行储户形成了强大吸引力。

  而余额宝所募集的资金中,有大概九成又以协议存款的方式存回了银行。因此,对银行来说,通过余额宝存回来的钱其实是被余额宝高息揽走的存款。只不过经过了余额宝的这一倒手,银行需要给这些存款支付的利息倍增。

  与此同时,余额宝还让存款的运行脱离了银行的掌控。银行在发放理财产品时,一般会通过期限的设置,让理财产品在月末、季末这些考核时点之前大量到期,从而形成理财资金向存款的大量回流,以应付存款考核的要求。但对进入余额宝的资金,银行则无法做类似安排。这增加了银行资金管理的难度,也间接推高了银行的运营成本。

  银行方面似乎并不好受,基民赎回的天弘基金说到底还是银行的资金,5000亿元大规模,就算只赎回1000亿元,对银行资金的缺口也是很大的冲击,其他货币基金如果一窝蜂都上,那对于银行方面来说就是自杀了,加上如果基金一同抵制不投协存,那银行每年的同业业务将下降到一个惊人的数值。

  那么,余额宝对银行造成的影响有多大呢?

  香港慢牛投资公司董事长张化桥前不久撰文称,余额宝和其他“宝”正在做的事情不过是试图赚钱,试图咬一口银行的奶酪,但根本无法对银行构成任何威胁,至多是迫使银行提高短期资金成本。

  张化桥还表示,近几年,银行业占了全国企业界总利润的一半左右,但这完全是利率管制的结果。存款利率太低,导致影子银行盛行,储蓄者长期受损。贷款利率也相应太低,低效投资盛行,包括房地产泡沫达到危险的地步以及污染和产能过剩。

  “中国的银行业在政府关爱之下,肥头大耳,实在需要通过竞争来逼着它们多跑几圈,减肥、增效。”张化桥如此表示。

  银行“封杀”余额宝伤害了谁?

  在与余额宝的战争中,处于强势地位的银行看似是理所当然的赢家,但却伤害了用户,也违背了公平竞争的市场规则。

  表面来看,四大行“封杀”余额宝是与阿里巴巴作对,但此举动了近亿用户的奶酪,不仅得罪了阿里巴巴的客户,也得罪了自己的客户,尽管这部分客户对四大行来说无足轻重,但这种生硬的做法伤害的不只是近亿用户,而且伤害了更多准备进入互联网金融的客户,甚至会成为许多用户心中的“网络公敌”。

  长期以来,四大国有银行甚至包括一些商业银行存在的效率低、服务差、乱收费、“利润高得都不好意思”等弊病为人们诟病不已,此番封杀余额宝会让银行的形象大打折扣。事实上,中国的银行利润始终这么高,是因为银行一直在垄断。在原有的经营管理体制下,银行业的进入门槛非常高,虽说有一定的竞争,但总体而言是行政性的垄断经营。

  行政性垄断不仅排除竞争者,更重要的是搞行政性定价。银行的行政性定价是国家对银行存款利率和贷款利率实行强制定价,为银行的利差收入留出足够空间,息差一般超过3%,高于西方国家的平均水平,为银行暴利提供了体制性保障。

  这些年,人民币发行突飞猛进,截至2013年6月末,我国人民币存款余额首次突破百万亿元大关,5年翻了一番。而金融结构又以间接融资为主,加上投资渠道狭窄,大量资金沉淀为银行储蓄存款,储蓄率超过50%,位居世界前列。如此庞大的资金沉淀在银行,哪怕极小的利差,都能形成惊人的利润。

  银行业因垄断造就的暴利必然引起各方力量的竞争,近年游离于银行监管体系之外的影子银行异常活跃,风险日增,这从一个侧面说明,银行垄断堆积了太多不能不正视、不能不解决的问题。

  而互联网金融就是参与到金融竞争之中最有杀伤力的力量,它加速着传统金融“脱媒”, 各种市场力量都在疯抢银行的生意,银行业已经四面楚歌。就存款而言,随着余额宝等互联网金融的发展,大量银行存款被抢走。仅拿余额宝来说,自2013年6月推出,就抢走了即将超过5000亿元的银行存款。就贷款而言,随着各种B2B平台、阿里小贷、担保公司、融资公司的出现,直接融资占比越来越大,加速了金融“脱媒”,撼动了银行地位。

  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发展,最容易数据化的银行业务一定会进一步受到冲击。可以预见,第三方支付的发展,会在银行支付系统之外创造一个新的支付系统,并因其高效、便捷、安全等特性取代银行支付系统,某些跟不上步伐的传统银行将会被无情淘汰。而对于银行倒闭,国家已经有政策研究,一旦存款保险制度推出,银行永不倒闭的神话将终结。在这样的竞争危机下,四大行应该主动拥抱互联网,依靠技术和服务的创新来吸引客户。对于此次四大国有银行对余额宝的封杀,业内人士认为此举涉嫌违背《反垄断法》第十七条的规定,即企图排除和限制竞争。

  余额宝推升了社会融资成本?

  对余额宝最严厉的指控是它推升了社会融资成本,加重了实体企业的负担。这一指控看似有些道理,但这板子更应该打在利率市场化改革身上,而不能仅仅敲在余额宝头上。余额宝确实推高了银行吸收存款的成本,但银行自己发行的理财产品也是一样。面对存款成本的上升,作为逐利的主体,银行当然有动力提高贷款及其他表外融资的利率,从而转嫁成本。但银行有提价意愿是一回事,实体经济是否接受利率的提升则是另外一回事。

  按道理,在市场经济中,社会融资成本需要与实体经济回报率相匹配。如果融资成本高于实体经济所能创造的回报率,实体经济企业就会削减融资需求,进而通过资金需求的下降把利率水平给拉下来。在这样的环境中,实体经济回报率是利率水平的上限,类似余额宝这样的产品也不会推升整个社会的融资成本,而只能是分走银行的利润。

  美国的“支付宝”Paypal也曾经推出过类似“余额宝”的货币基金,但最终因为无法创造太高的回报率,最后不得不清盘。但在我国实体经济中,大量存在着如地方政府融资平台这样的对利率不敏感的资金需求主体。这些主体虽然投资回报率不高,但因为拥有政府的隐性担保,所以反而能够承受更高的融资成本。这样一来,银行体系就能够较为容易地将存款成本的上升转嫁到贷款利率的上升,从而推高整个实体经济的融资成本。

  在这样的现实中,余额宝通过推升银行存款成本,看上去间接推高了全社会融资成本,但这种现象的根源在于实体经济融资主体缺乏利率敏感性。追根溯源,这是在融资主体尚未理顺之时,利率市场化改革过快推进所造成的。就算没有余额宝,银行理财等金融产品也会带来同样的结果。

  前不久,小微金融服务集团发布了名为《基于互联网的普惠金融实践》的社会价值报告,小微金服首席战略官舒明首度对外阐述了余额宝给实体经济带来的正面作用。舒明认为,余额宝不仅不会推高社会融资成本,相反增加了实体经济可用资金总量,起到为实体经济输血的作用。

  这份社会价值报告提供的数据显示,余额宝等互联网货币基金主打的是草根理财和零钱理财,目前户均投资规模只有数千元,实际上起到了归集社会闲散资金的功能,是对存量的盘活,这些闲散资金进入金融体系后,提高了实体经济的可用资金总量。

  舒明称,余额宝带来的普惠金融还有利于居民财富增加,拉动消费,促进经济结构从投资主导向消费主导转变。社会价值报告的统计显示,从2013年6月推出到2014年1月31日,余额宝为广大居民创造了29.6亿元的收益,远高于活期存款的利息收入。用户投入到余额宝里的资金以及由此增加的收益,相当大一部分又流向消费市场,让内需更加旺盛,这是对实体经济的一种刺激。统计显示,半年多来,余额宝用户在淘宝上消费的总金额超过3400亿元。

  同时,余额宝等货币基金通过投资短期债券市场,完成直接融资,可以优化我国长期以来一直过分依赖间接融资的融资结构。“从整个国家来看,余额宝们的发展,能有效避免资金过多流向‘两高一剩’行业,从而加快产业结构调整和转型升级,最终让实体经济受益。”舒明说。

  文/ 特约记者 孙晓兵

 
打赏
 
更多>同类投行快讯
0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投行快讯
点击排行
关于我们 | 组织结构 | 企业文化 | 公司动态 | 管理团队 | 行为准则 | 投资策略 | 投资保障 | 风险控制 | 经典案例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广告服务 | RSS订阅 |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06-2018 投融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6012416号
联系我们
QQ咨询
电话咨询
email
在线留言
微信联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