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资金信息 发布项目融资 申请上市辅导 发布金融峰会 发布文章资讯

专家解读“两会”改革精神

   时间:2014-04-14 00:00:00     浏览:817850    评论:0    
核心提示:  在刚刚结束的全国两会上,《政府工作报告》在2000多名代表的审议下,修改了10多处,这是中国政治民主化不断发展、民意推动改革的又一次见证。3月15日,由清华大学中国与世界经济研究中心主办的解读两会论坛上,专家从不同行业、不同视角解读了全国两会的改革精神。   中国银监会原主席、全国政协委员刘明康:互联网金

  在刚刚结束的全国“两会”上,《政府工作报告》在2000多名代表的审议下,修改了10多处,这是中国政治民主化不断发展、民意推动改革的又一次见证。3月15日,由清华大学中国与世界经济研究中心主办的解读“两会”论坛上,专家从不同行业、不同视角解读了全国“两会”的改革精神。

  中国银监会原主席、全国政协委员刘明康:互联网金融需分层监管

  改革是这次“两会”的主旋律。就金融领域而言,大家讨论比较多的是互联网金融。比如余额宝,如果以理财的形式做P2P就应当受到监管,从事这个行业的人就一定要考证、一定要有获取资质的过程。金融从业人员都要考证嘛,因此他就要按照客观规律办。如果不是做余额宝,只是支付宝,比如用来买笔记本,我感到满意就付款,做一些小额的P2P贷款,那就不需要监管、不需要有资本充足率、不需要有拨备或者拨备非常小。

  现在余额宝不单起到银行的作用,还起到基金的作用,它是做基金、证券公司、投行的业务,这都要按照规矩做。我非常赞成互联网发展,移动互联网的发展加上大数据、云计算一定会颠覆社会经济的很多方面。市场已经是碎片化、细分化了,但是传统的银行并没有以客户需求为导向,大客户一个做法、中型客户是一个做法、小微企业是一个做法、个人是一个做法、同业是一个做法,基本上“一刀切”,所以就使大家对传统金融不满意。互联网金融冲击了这个方面,所以只要风险分散得很广泛,那么当给每一个贷款户贷款时,如果我们掌握了大数据,就能把握他的基本情况,就可以给他贷款,比如两三万元。这是可以算的,因此不需要监管。不过这点要说清楚,它一定要小,小了就变成了正态分布,就不会有尾部很大的风险,就没问题。但是如果要放款50万元、60万元乃至更多,这个时候不是正态分布而是偏态分布,就要走银行的路了。

  此时搞互联网金融的人就要保持清醒,今天你实际上做的是银行,就得请个婆婆来做监管。

  结论就是:余额宝在继续运行的基础上要加强整改。

  全国政协委员、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所长贾康:房地产税需等待立法

  关于房地产税我的观察是没有试点的信息。人大发言人明确说今年要把房地产税立法作为人大工作的重要组成部分向前推进,我们就必须等待,看这个立法怎样展开。在相对顺利的情况下,比如说最顺利的是一年就把过程走完了,后面就是如何按照通过的、审批生效的房地产税法实施的问题,但一般人认为一年不会把这个过程走完。

  我们必须有一定的耐心来看立法工作怎么展开。按照一般程序,有个文本之后有一审,之后还有二审,三审也是很可能的,三审能否解决问题很难讲。比如预算法拖了这么多年,现在还在等待三审。

  房地产税在消费住房保有环节从无到有开征了税种,现在已经在上海和重庆有了试点。有人说这两地试点不合法,其实不对。它是在国务院已经得到人大授权的情况下,以红头文件作为依据推出的改革试点,它并不违法,当然我们确实要承认它在法规形式上是最初级的、很粗糙的形式。

  试点有没有必要?我认为有必要。可能您问的意思也带有必须重视先行先试,它在全局积累经验、凝聚共识方面具有重要意义和必要性,特别是在房地产保有环节。在保有环节从无到有,在对消费住房开征税这个事情上牵动了利益、牵动了神经,争议非常激烈。不光是社会上争议激烈,体制内争议也非常激烈,而且在很高的决策层面我们也知道是有争议的。在这种情况下,原来很难想象能够达成一个共识来普遍推进改革。

  两地试点给我们积累了柔性切入以后可以观察到的经验层面的信息,有利于大家按照案例讨论问题,从而为我们今后推进规范、讲究逻辑体系的房地产税立法提供有力的支撑。

  全国政协委员、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院长贾庆国:外交上继续韬光养晦、积极有所作为

  最近这些年一直在讨论中国外交政策是不是一直要韬光养晦?应该说讨论来讨论去最后的结论没有太大变化,继续韬光用晦,积极有所作为。就是加了俩字。过去一年,应该说我们在有所作为方面加大了力度,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第一,在维护国家合法权益方面更加坚决。比如说在钓鱼岛问题上,不能随意改变现状,日本提“国有化”什么意思?我们坚决要反对。第二,外交要为国内改革发展构建一个良好的国际环境。在这方面过去一年的外交也有突破性进展。比如和美国共同构建新型大国关系,应该说这使得两国关系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同时,我们加强了和俄罗斯的关系,召开了周边工作会议,在加强和周边国家关系方面也做出了很大的努力。第三,为国家和企业“走出去”做了很大的努力。从中央的角度来说,提出了“海上丝绸之路”“中缅孟印经济带”等。其中一个很重要的方面就是推动我们的企业“走出去”,特别是高铁。第四,更加积极地参与全球经济治理,推动国际金融体制改革。还有过去我们对美国的TPP持怀疑态度,但是现在我们更加积极了,希望加入TPP谈判。第五,加大对外改革开放,推动了国内改革的力度。比如在上海成立自贸区,一方面推动国家对外开放,另外一方面,更重要的是推动国内经济体制改革。还有和美国谈BIT,在很大程度也是出于这方面的考虑。

  总体来说,过去一年中国的对外政策还是比较积极、比较有作为的。

  全国政协委员、中央党校党建部主任王长江:负面清单概念落地

  政府体制改革进入了深水区。“深水区”是说所有重大问题都连在一起了,单独撇开解决一个问题很难。在这样的情况下,体制改革必然触及政府改革问题。

  三中全会说得非常清楚,要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把基础性作用提高到决定性作用。这是对谁说的?很大一方面是对政府说的,因为政府管得太多、审批太多、中间环节太多。从这个角度来说,政府怎么改革?特别是政府怎么进行职能转变,应该说是三中全会以后推进改革的一个特别重要的方面。这次在整个改革里特别突出的是,提出了负面清单的问题。清单,给政府权力拉个清单,政府对企业的行为要有负面清单,这些清单拉出来之后有很多方面的改革,必须沿着这样的思路进行。因为过去刚好是反的,政府的权力就是只要被允许的全都能干,结果吃喝拉撒全都管了。而对企业来说,基本上是让你干什么才能干什么,没有让你干的就不能干。现在倒过来了,应该说政府面临的改革任务特别艰巨。

  我认为负面清单是政府管理理念的转变。更准确的说,政府对企业方面要逐渐地拉出负面清单。这一点,上海自贸区已经在做。大家可以想一想,自贸区刚刚开始做,但普及全国肯定有个过程,等实验成功了可能会普及全国。这只是在经济领域里面,在其他领域里,负面清单是一个更加复杂的事情。最重要的是,政府要从现在的审批单子里面一点一点往下减项,这可能是现有体制内需要做的最大的事情。负面清单主要是说改革试点的地方,从负面清单角度看,我国整个要进行管理理念的转变。

  中国社科院金融所所长王国刚:理性看待地方债风险

  债务本身是风险么?资产负债表告诉我,债务对于任何一个机构来讲,它只是资金来源的某种性质。然后资金进入资产配置,如果说资产配置质量高,那么第一它有现金流,第二效率好、有利润,能还债务。

  就地方政府来说,国家审计署2011年6月报告第二部分讲的是,地方政府债务对于地方经济社会发展起到了积极的、重要的作用,里面讲到我国地方债达到10.7万亿元。其中60%投到了学校、道路、桥梁等方面,说这是优良资产;在土地储备上投了10%多,也是优良资产;到有了问题时,说还有1万多亿元没有投进去,也是10%多。三方面加起来占82%。所以我们需要关注的是资产面的情况。

  债务有没有风险?咱们讨论金融、搞经济活动,所有人都应该明白,任何一个经济活动、金融活动都有风险,人生尚且有风险。我们所要讨论的是有什么风险、会在哪里发生、什么条件下发生,而不是简单地问有没有风险?同样讲地方政府债务,现在大家盯的是什么?刚出来的审计署报告。而我要反过来问,当我们在2010年谈到地方政府债务时,用的是2009~2013年这5年的数据,这5年下来,地方政府把那些债务还了没有?当时所提出的担忧,究竟担忧的是什么?不是说不防范风险,而是说在这个方面要记住,地方政府借的这些钱不是人间蒸发了,而是做了许许多多实实在在的民生工程。如果这些民生工程不做,会是什么?道路、桥梁、医院、学校、环保、垃圾处理等,这些事该不该做?

  德勤中国研发中心主任、高级顾问KenDewoskin:改革需要时间表

  不管是三中全会、“两会”,包括自贸区建立这些方面都是积极良好的进展。说总体的人气,现在还是积极的,但问题是时间表不是很清楚。有的人会说我们现在在讨论的一些改革议题都是老生常谈,比如说政企分开,这是20年前就谈的改革议题。对于外企来讲,他们很想知道改革时间表。

  两年之内完成利率市场化,这个时间表让我们很受鼓舞,我们知道了先后顺序是什么。当然具体措施我们也希望知道时间表,比如上海自贸区,现在如火如荼,深圳也跃跃欲试,但是现在涉及的是国内企业,也将很快轮到外国企业,因为国外企业也很关注自贸区的具体规则是什么。国内企业在上海自贸区建立方面会先行一步。我们想知道的是,什么时候采取什么步骤。

  今年“两会”非常有意思,因为在“两会”期间发生了一些其他的事情,吸引了跨国企业的目光,也许我还可以列个清单。一个是A股没有给予积极反馈,大家会问为什么会这样。一二月份出口数字也不是很好,告诉我们人民币贬值了,所以大家都在担心,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问题。另外,余额宝和其他的5个机构获得了银行执照,这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发展,首先它摆脱了银行的垄断。民营银行发放了很多牌照,互联网零售商得到了牌照,这是一个非常大的变化。

  另外,在银行放松管制的过程中,人民银行说了不能发放虚拟信用卡,这是跨国公司担忧的。我们想问,为什么不让发行虚拟信用卡?为什么有些银行服务可以提供而发行虚拟信用卡却不行?我觉得这都是非常值得关注的问题。

  文/《新财经》记者王韶辉

 
打赏
 
更多>同类投行快讯
0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投行快讯
点击排行
关于我们 | 组织结构 | 企业文化 | 公司动态 | 管理团队 | 行为准则 | 投资策略 | 投资保障 | 风险控制 | 经典案例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广告服务 | RSS订阅 |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06-2018 投融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6012416号
联系我们
QQ咨询
电话咨询
email
在线留言
微信联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