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资金信息 发布项目融资 申请上市辅导 发布金融峰会 发布文章资讯
  • 首页
  • 项目融资
  • 投资意向
  • 金融人才网
  • 金融峰会
  • 投行俱乐部
  • 投行快讯
  • 私募股权
  • 上市培训
  • 香港上市
  • 香港股票
  • 券商业务
  • 证监会IPO扶贫引发热议 政策倾斜到底怎么理解?

       时间:2016-09-13 18:39:56     浏览:674811    评论:0    
    核心提示:  讯 证监会9月9日公布《关于发挥资本市场作用服务国家脱贫攻坚战略的意见》。继而,业内就此热议。   按照《意见》,对注册地和主要生产经营地均在贫困地区且开展生产经营满三年、缴纳所得税满三年的企业,或者注册地在贫困地区、最近一年在贫困地区缴纳所得税不低于2000万元且承诺上市后三年内不变更注册地的企业,申

      讯 证监会9月9日公布《关于发挥资本市场作用服务国家脱贫攻坚战略的意见》。继而,业内就此热议。

      按照《意见》,对注册地和主要生产经营地均在贫困地区且开展生产经营满三年、缴纳所得税满三年的企业,或者注册地在贫困地区、最近一年在贫困地区缴纳所得税不低于2000万元且承诺上市后三年内不变更注册地的企业,申请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的,适用“即报即审、审过即发”政策。

      根据统计,截止今日,2016年在证监会上会审核企业共计155家,平均每1.63天审核一家企业。而另有机构根据预披露公告日期以及上会审核日期统计得出结论:2016年上会审核的企业平均排队等待时间为1.86年。如果按照目前证监会1.63天/家的审批速度,粗略计算,目前排队的700余家企业全部审批完毕还需1000多天,共计3年左右。而全国目前的592个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的企业可以不用经历漫长的等待,直接享受VIP待遇。

      争论的焦点主要围绕以下几点:第一,政策倾斜到底怎么理解?第二,给贫困县企业IPO开绿灯,是否会加速整体IPO进程?第三,是否有违金融市场的“公平”原则?第四,是否存在政策上的套利空间?

      政策倾斜到底怎么理解?

      《意见》一出,便遭到了复旦大学金融与资本市场研究中心主任谢百三的炮轰,他认为,周一市场的大跌与《意见》稿不无关系。“592个贫困县,一县三个就是近1800个。加上排队的787家。多少新股上来抢钱。”

      不仅如此,有市场人士担忧,给贫困地区企业“加塞”,有可能导致劣币驱除良币,使得东部地区的优质企业丧失发展机会。

      对此,中国人民大学金融与证券研究所副所长赵锡军对表示,从证监会公布的信息看,对贫困地区企业IPO的政策倾斜主要体现在程序方面,而非标准层面,上市审核的标准不会因此发生任何变化,这是肯定的。

      银河证券首席策略分析师孙建波表达了类似观点,他撰文称,从证监会官网文件来看,对贫困地区的支持,并不是放松这些地区公司上市的审核条件,而是给予专业帮助。申请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的,适用“即报即审、审过即发”政策。从这个表述中,并没有降低落后地区的公司上市标准。在并购 上,“鼓励上市公司支持贫困地区的产业发展,支持上市公司对贫困地区的企业开展并购重组。对涉及贫困地区的上市公司并购重组项目,优先安排加快审核;对符合条件的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的并购重组项目,重点支持加快审核。”也并未降低审核的门槛。鉴于贫困地区商业和专业服务落后,服务资本市场的人才匮乏,在同等条件下,往往在流程的准备上会严重滞后于发达城市的企业。因此,对贫困地区的项目,给予审核流程上的优先安排,是在政策上弥补贫困地区的商业和专业服务滞后,弥补贫困地区的资本市场人才匮乏带来的不足,并没有降低企业上市的标准。

      北京大学金融与证券研究中心主任曹凤岐的观点更加直接:在贫困地区,还能实现最近一年在贫困地区缴纳所得税不低于2000万元的企业,本身也就没有多少。

      而实际上,在700余家IPO排队和近千家等待排队的企业中,位于贫困县的企业不足10家。

      IPO插队是否有违金融市场的“公平”原则?

      《意见》允许赤裸裸的“插队”,是其最受诟病的地方。曹凤岐表示,这从根本上是对市场经济秩序的破坏。

      但赵锡军认为,与东部地区相比,贫困地区本身在享受国家金融服务的覆盖上是存在差异的,本身就是不公平的,现在通过政策引导试图在服务上减少不公平,从这个角度讲,现在政策是试图减少之前的不公平。

      孙建波亦认为,长期来看,落后地区的企业获得公平的资本服务之后,有望带动落后企业经济社会发展,有利于经济社会的全面进步。

      “所以,要谈论公平,就应该先从当前金融服务覆盖的广度和深度看是否公平这个角度来理解。如果企业觉得不公平,想要享受这个派对的‘优惠’,可以把自己的注册地迁过去,这其实也是政策导向之一。”赵锡军表示。

      而曹凤岐所担心的恰巧是这一点,他表示,想要上市的公司都是优质公司,如果为了方便上市,贸然迁到贫困地区,受制于当地各种不利因素的影响,造成企业经营业绩的下滑,谁来负责?

      是否存在政策上的套利空间?

      知名财经人士曹山石9月11日的这个微博所关注的正是这一点。

      从可行性角度考虑,当前政策被钻空子的几率有多大?

      创丰资本管理合伙人彭震对媒体表示,可能会有极少数企业愿意尝试,但更多企业可能不会选择搬迁。理由有三:首先,1个亿净利润规模的未上市企业已经不小,如果迁出,政府和企业间肯定需要进行沟通。其次,企业搬迁对当地税务机关而言是不愿意看到的,所以在审计时,会非常严格。第三,是时间因素,假如企业能够在一年内完成搬迁,再缴一年税,差不多要两年,这与IPO排队相比优势并不明显。

      确实,单从时间成本算,要么企业要迁址并缴三年的税,要么缴2000万税,还要三年内不变更注册地,毕竟贫困地区能够享受的各种服务与东部地区完全不在一个量级。既需要承担企业注册地变更与迁出地政府的扯皮,又需要承担可能会有的政策风险,这是否真的是一本万利的买卖,值得商榷。

      一个数据值得关注,西藏在2015年开始享受绿色通道政策,但目前新申报IPO西藏企业并未出现井喷。

      但不排除有的企业愿意这么干,而目前的面世的政策文件中,并未就此作出规定,孙建波表示,相信证监会一定会有细则,遏制不正当投机或套利。

      这一点,证监会是有明确表态的,各部门、系统单位正在根据《意见》制定相关的实施细则,不排除会有针对上述行为的细则出台的可能性。

      是否会带来监管定位的偏离?

      “扶贫”是否会带来监管定位的偏离?北京问天律师事务所主任张远忠对表示,这样势必会使得证监会在其原本职能定位上发生偏移,其监督职责可能被弱化。

      曹凤岐亦表达了担忧,他表示,对证监会采取这样的扶贫政策表示不理解。“完全可以采取别的金融支持的方式来给贫困地区输血,使他们恢复造血功能,这样的做法实在让人难以理解。”

      但赵锡军表示,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并非纯粹的金钱利益交易,国家既要为市场经济提供运行机制,也要承担相应的责任,即使是西方的市场经济体制,也有为了弥补纯粹市场经济带来的不公平不平等所采取的补偿措施,更不用说我们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

      “在中国,如果完全按照市场经济机制运行,永远有人享受不到金融服务,那这个是社会的正常发展吗?我们要从经济学更加广泛的含义来考虑,而不是简单的完成利益的交换。”赵锡军表示。

     
    打赏
     
    更多>同类投行快讯
    0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阳光私募业绩首尾分化大 股票型产品正收益超七成
    推荐投行快讯
    点击排行
    关于我们 | 组织结构 | 企业文化 | 公司动态 | 管理团队 | 行为准则 | 投资策略 | 投资保障 | 风险控制 | 经典案例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广告服务 | RSS订阅 |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06-2018 投融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6012416号
    联系我们
    QQ咨询
    电话咨询
    email
    在线留言
    微信联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