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资金信息 发布项目融资 申请上市辅导 发布金融峰会 发布文章资讯

德银衍生品规模相当于20个德国GDP 不值得担心吗?

   时间:2018-06-18 15:42:19     浏览:686061    评论:0    
核心提示:  摩根大通早在2013年就第一次指出德意志银行巨大的衍生品问题,可是直到上周,摩根大通才承认衍生品问题是德意志银行当前最大的风险。  摩根大通分析师NiKOlaos Panigirtzoglou在最新的研报中警告,摩根大通认为,如果问题持续,德意志银行所面临的危机不在于融资问题,反而是衍生品敞口会带来更大的风险。如果德意志银

  摩根大通早在2013年就第一次指出德意志银行巨大的衍生品问题,可是直到上周,摩根大通才承认衍生品问题是德意志银行当前最大的风险。

  摩根大通分析师NiKOlaos Panigirtzoglou在最新的研报中警告,“摩根大通认为,如果问题持续,德意志银行所面临的危机不在于融资问题,反而是衍生品敞口会带来更大的风险。如果德意志银行的危机持续恶化并演变成信心危机,那么必然将给德意志银行的衍生品合约带来巨大的冲击。”

  衍生品是一种基于其他资产价格的一种金融合约。德意志银行的衍生品交易为全球所有金融机构中规模最大的。摩根大通在2013年曾做过计算,德意志银行的衍生品交易规模顶峰时超过75万亿美元,是德国GDP的20倍。根据国际清算银行的数据,德意志银行的衍生品交易规模在去年年底减少至46万亿美元,占到全球衍生品交易总和的12%。

  图:德国GDP总量为3万亿欧元,欧盟GDP总量为14.6万亿欧元,德意志银行衍生品规模为42万亿欧元。

  摩根大通的分析师确认了自己对于德意志银行衍生品交易规模的推测,并指出国际清算银行的数据仅仅是预测衍生品敞口的另一个间接方法。根据国际清算银行的数据,2016年第一季度,外国银行对德意志银行的衍生品合约敞口达到3120亿美元。

  图:各国对德意志银行的衍生品合约示意图。

  尽管德意志银行衍生品规模庞大的规模一直是其巨大的隐患,但是因为这几天德意志银行股价的反弹,这一问题一定程度上被忽视了。

  根据昨天德国图片报最新的消息,德意志银行首席执行官John Cryan表示,“德意志银行与美国司法部尚未达成协议”。德意志银行的股价在周一可能会重现转为下跌,这意味着市场的目光将再次聚焦到摩根大通指出的这一全球系统性风险最大的银行的最大担忧上。

  图:全球性系统性重要银行中系统性风险银行示意图。

  所以是什么让德意志银行陷入四面楚歌的局面,是两周前其股价暴跌时被其称为的“投机者”所为么?

  正如德意志银行首席风险官Stuart Lewis在接受星期日世界报采访时指出的,市场对于德意志银行衍生品规模的担心完全是一种先入为主的担心。

  Lewis表示,德意志银行已经在削减自己的衍生品交易规模。德意志银行的衍生品并不像投资者认为的那样充满风险。当然不仅仅是投资者,还有其他同样进行衍生品交易的银行,比如衍生品交易规模达到53.3万亿美元的摩根大通。

  Lewis表示,“德意志银行衍生品的风险被过于夸大了。德意志银行46万亿美元衍生品交易规模看上去很庞大,但这仅仅是名义上的合约价值。德意志银行衍生品的净敞口要远低于这一数字,仅为410亿欧元。

  Lewis还指出,“46万亿欧元的数字听上去非常庞大,但是这一数字完全是一种舞蹈。实际的风险要远低于这一数字。德意志银行账面的风险与其他投资银行是一样的。” 尽管Lewis这一说法大部分上是正确的。

  虽然名义上的衍生品合约金额巨大,但是实际资金规模要小很多,但前提是在一个健康的衍生品市场中。一旦市场出现问题,其他银行的衍生品交易出现问题,那么将会给其他衍生品带来巨大冲击。这也是国际清算银行在2013年就曾给出的警告。

  回到德意志银行,尽管其首席风险官试图缓解人们对于德意志银行衍生品风险的担忧。Lewis表示,“德意志银行试图让其业务更加简单,并在减少衍生品规模,并在几年前开始将一些交易转移到非核心部门。”

  尽管这一切都是真的,但是大部分的衍生品敞口仍然存在于核心部门。更糟糕的是,人们质疑为什么德意志银行没有对其名义衍生品规模进行去风险操作。德意志银行仍然是欧洲银行体系中规模最大的银行。

  此外,短短两个之前,即7月31日,也还是这个Lewis在接受法兰克福汇报采访时就曾经表示,德意志银行并不处在危险之中。

  图:法兰克福汇报对于Stuart Lewis的采访报道。

  Lewis还保证,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将德意志银行列为系统性风险最大的银行是毫无根据的。

  图: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系统性银行排行榜。

  当被问及德意志银行是不是对系统性风险最大的银行,Lewis这样表示:

  “不,完全不是。仅仅一份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报告中提及了这样的情况。德意志银行不存在危险,我们是有价值的,我们与其他金融机构在金融体系中紧密相关。德意志银行是全球最大的银行之一,德意志银行是稳定的,德意志银行的资产负债表是健康的。”

  当被问及他这么说是否是出自真心,Lewis表示,“看一看德意志银行自金融危机之后的资产,我们清理了1150亿欧元的风险资产,银行当前的流动性达到2200亿欧元。我们找不到需要担心的理由。”

  可是两个月之后担心的问题浮出了水面。

  有趣的是,当Wolf Richter评价Lewis的说法时,他指出,“明智的做法是德意志银行尽力淡化其巨大的衍生品问题,而不是引起市场对其关注。”

  现在,仅仅两个月之后,衍生品的问题再次引起人们的注意。这一次Stuart Lewis试图仍然用之前的说辞来安抚市场:不要注意这么明显的问题,德意志银行没有问题。

  Stuart Lewis8月安抚投资者的说辞中最讽刺的是:“好消息是纳税人不必涉足这一领域。根据最新的银行监管规定,债券持有人将最先受到冲击。”过去两周发生的一切表明,这一切不会发生。

  资本标准收紧

  周一开盘前最重要的消息可能还不是德意志银行试图安抚投资者对其数万亿衍生品交易的担心,而是在欧盟监管压力下,全球各国银行监管机构开始收紧对于各大银行的资本标准。

  彭博社上周五报道,巴塞尔银行监理委员会秘书长William Coen表示,该委员会计划在今年年底前完善危机后代资本框架,即巴塞尔III协议。根据William Coen在华盛顿的声明,受到欧盟委员会反对的关键条款将会保留。

  新协议的一个闪光点是将对银行通过自己的模型,而不是使用监管机构的模型对风险资产进行交易,其所获得的收益将设置上限。Coen表示,目前该条款正在商议中。但是欧盟金融专员ValDIS Dombrovskis在上月表示该条款将被剔除。

  这一协议一旦达成意味着,监管者将无法在过程中提高资本要求,这使得个别国家或者银行的资本将可能会大幅增长。

  Coen表示,“这并不是要求增加受监管的资本。但是,这也不意味着所有银行的最低资本要求是一样的。如果对其他银行产生影响,那么该银行风险资产的复杂性必须下降。因此一些银行,特别是那些关系错综复杂的银行的最低资产要求必然会大涨增加。”

  像德意志银行这样的银行,尽管没有被点名:在所有反对该条款的所有人当中,德国财政部长朔伊布勒指出巴塞尔委员会不仅不应该增加银行最低资产要求,并且还要保证相关规定不会给特定地区,例如欧洲,德国带来负面影响。

  在当前的谈判中,欧洲和日本希望在资本规定中保留风险敏感度,包括使用适合的模型。欧盟委员会不认为设置资本要求是该框架的关键部分。欧盟同样反对巴塞尔委员会禁止一些资产建模,以及标准风险资产校准的规定。

  为什么欧洲,以及其最大的银行希望保留现有基于模型的框架?该框架并不要求处在风险的银行增加资本。道理很简单:德意志银行当前已经处在严重的资本不足的状况。任何进一步的融资措施只会给股价带来进一步压力,使得其不得不出售更多的股票来满足最低资产标准的要求。

  这同样意味着德意志银行风险经历们使用的模型很有可能错估了银行处在风险的资产价值,不仅仅是其贷款账目,还有第二级和第三级资产,以及更重要的衍生品交易。尽管Lewis坚持认为该行46万亿欧元的衍生品交易仅仅价值410亿欧元,但是人们对这其中的数学伎俩一点都不关心。

 
打赏
 
更多>同类投行快讯
0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投行快讯
点击排行
关于我们 | 组织结构 | 企业文化 | 公司动态 | 管理团队 | 行为准则 | 投资策略 | 投资保障 | 风险控制 | 经典案例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广告服务 | RSS订阅 |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06-2018 投融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6012416号
联系我们
QQ咨询
电话咨询
email
在线留言
微信联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