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资金信息 发布项目融资 申请上市辅导 发布金融峰会 发布文章资讯
  • 首页
  • 项目融资
  • 投资意向
  • 金融人才网
  • 金融峰会
  • 投行俱乐部
  • 投行快讯
  • 私募股权
  • 上市培训
  • 香港上市
  • 香港股票
  • 20亿美元风险投资将花落谁家

       时间:2016-11-24 14:53:18     浏览:286931    评论:0    
    核心提示:摘要: 在中国人为百度以3倍涨幅在美国成功上市欢呼雀跃的时候,投资者笑了。有人认为帮助百度上市的华尔街精英们不了解中国概念的威力,贬低了中国互联网的价值,其实,他们才是最大的赢家。  在中国人为百度以3倍涨幅在美国成功上市欢呼雀跃的时候,投资者笑了。有人认为帮助百度上市的华尔街精英们不了解中国概念的威
    摘要:       在中国人为百度以3倍涨幅在美国成功上市欢呼雀跃的时候,投资者笑了。有人认为帮助百度上市的华尔街精英们不了解中国概念的威力,贬低了中国互联网的价值,其实,他们才是最大的赢家。   

           在中国人为百度以3倍涨幅在美国成功上市欢呼雀跃的时候,投资者笑了。有人认为帮助百度上市的华尔街精英们不了解中国概念的威力,贬低了中国互联网的价值,其实,他们才是最大的赢家。

           而就在半年前,软银亚洲信息基础投资基金上了以案例教学著称的哈佛商学院编辑的案例库,其中一个重要案例是软银亚洲投资盛大网络并成功地在纳斯达克上市。在网络游戏商盛大网络的投资个案中,软银亚洲投入4000万美元,获得回报5.5亿美元,回报率高达14倍。

      据在哈佛商学院学习的MBA学生讲,在课堂上进行软银亚洲的案例分析时,这些平均工作年限超过5年的MBA学员受到最大的冲击是:他们大都经历了2000年的互联网泡沫,对当时华而不实的互联网狂热情景记忆犹新。但是,他们已经后悔没有及时进入对Google的投资,接着又和盛大网络擦肩而过。

      不过给他们最大刺激的应该是纯粹C2C的百度,在纳斯达克获得超乎寻常的成功。

      他们开始思考:我们应该到中国去!

      于是,一股新的投资热潮汹涌地涌进中国,因而华登国际的董事总经理江善颂认为2005年下半年将有约20亿美元风险投资进入中国互联网行业,事实真是如此吗?风投的20亿美元到底会花落谁家?

      第一章 VC之中国躁动

      一般情况下,在中国科技产业创业过程中,最终离不开风险投资的帮助。从最早的3大门户纳斯达克上市,到最近上市的盛大网络、分众传媒和百度等,风险投资在其中都扮演了重要角色。

      尽管有人指出资本有时会使企业丧失发展主导权,所以即便是华为这样发展多年的公司,任正非也断然拒绝投资银行送来的资金,但风险投资对中国科技产业的帮助仍不容忽视。

      新一轮热钱涌入中国

      “从旧金山到北京的飞机上,头等舱全部是VC,随便的某一天,头等舱都被这些人霸占了,可见中国对他们的吸引力。”软银亚洲基金的黄晶生如此形容中国新一轮的风险投资热。对于这种前来中国市场“赶集”的热闹场面,相信在中国做生意的大多数外资VC人士都已经习惯了。

      一家资本研究公司称,美国风险投资公司目前拥有大约650亿美元的投资资本,但是他们一个季度只投资大约50亿美元,这样算下来全年也不过投资200亿美元左右。随着新兴市场的兴起,寻求海外投资目标成为美国风险投资商的必然选择。

      美籍华人张拉里是麻省威尔斯利Barry风险基金的投资者,他对朋友讲,对最近发现中国这块市场的美国风险投资者来讲,不论他们的投资未来的成绩如何,对中国突发的兴趣都将使他们涌入中国,在美国被闲置的资本将在中国获得巨大的利用空间。特别是软银亚洲和IDG在中国取得成功的范例,让欧美知名的风险投资商趋之若鹜,跃跃欲试。

      资料表明,在进入中国的4年里,软银亚洲的风险投资团队已将4亿美元投入中国互联网行业,而在B2B电子商务提供商阿里巴巴被雅虎收购这个中国互联网有史以来最大的并购项目中,由于雅虎接盘,软银亚洲从中套现高达5.5亿美元;另外,2004年中国最成功的网络游戏运营商盛大在纳斯达克取得空前成功,软银亚洲当初4000万美元的风险投资瞬间增值14倍。

      尝到甜头的软银亚洲于近日将总资本6.4亿美元的第二笔风险投资基金拿到中国,准备在3年内投出,投资重点将是互联网、3G通讯和软件。

      不仅是软银亚洲,据《IT时代周刊》了解,由于很多风险投资两三年前融的前一期基金用得差不多了,所以2005年上半年开始了新一轮的募资高潮。已经募集成功的除了软银亚洲、联创、鼎晖等几家外,其他的投资者也在积极准备更多的“弹药”。

      “现在是一个募资高峰期,到年底之前是募资的黄金期。现在大部分基金还没完成基金募集的工作,过去表现一般或还没有什么表现的风险投资商,要去说服专门为风险投资商提供资金的有限合伙人LP,就要花费一些时间了。”IBM投资事业部中国区总监黎世彤说,“到明年市场会稍微放慢一阵子。所以很多基金今年年底之前如果不能顺利完成募集的话,就比较麻烦了。这是一个大浪淘沙的过程。

      在2004、2005这两年中,美商中经合执行副总裁张颖,经常穿梭于全球各地,他不是为了看项目,而是为了新基金的募资。这两年和张颖一样忙于募资的VC,不在少数。凯雷亚洲、宏基创投、集富亚洲、英联、龙科创投、霸菱亚洲、DFJ、戈壁基金等都在为新基金而奔波。

      去年,宏基创投新筹资3000万美元,并计划在未来的两到3年内,全部投入中国内地的初创企业;集富亚洲创业投资旗下第8支基金也完成了为数1亿美元的募资,而在新投资的10个项目中,有一半都投在了中国内地;规模各为1亿美金的联创策源和联创水宣也在募集之中。2004年以来,除了软银、Accel、富达外,多支风险投资机构齐聚中国市场,此外还有联想投资等一大批成长起来的国内风投企业加入战场。

      风投代表了产业走向

      据不完全统计,中国目前大约有300多家风险投资公司,约掌握了500亿元人民币的资金。有数据显示,仅深圳就有180家风险投资企业,他们在本地的风险投资中占有重要地位,特别是具有政府或者国有企业背景的本地风险投资企业。

      依赖资金驱动的风险投资行业,其运作模式大多数是某一个国际或者国内大公司拿出一笔钱,成立一家基金管理公司作为一般合伙人,然后聘请职业基金管理人来管理和运作这笔资金。比较有名的有软银亚洲、联想投资、宏

      风投、IDG风投、联创、鼎晖投资等。他们通过有限合伙人对项目进行考察投资,而LP的产业眼光决定了基金的价值涨跌。

      美国一位从事风险投资的朋友告诉《IT时代周刊》,IDG在美国被看作市场研究公司,其风险投资并不受到关注,但是在中国,IDG更容易被人们看作风险投资商,而不是市场研究机构—即便其市场研究能力也位于前列。但是在中国,由于IDG风投的管理团队理解中国故事对华尔街的重要意义,所以在寻找被投对象的时候就比较有效率。

      8月中旬,全球5大风险投资公司之一的Accel Partners宣布将进入中国市场,并出资2.5亿美元与IDG VC共同组建一家总额达5亿美元的投资基金。该笔风投的主要负责人将是3721创始人、前雅虎中国总裁周鸿?;曾经由风险投资家转型做企业的原携程董事长、CFO沈南鹏今年7月辞去公司职务,于8月5日加入美国Sequoia Capital投资公司,Sequoia Capital曾经投资过苹果、思科、雅虎以及Google等公司;原金融界公司董事长宁君在将金融界公司成功推向纳斯达克之后,也加入IDG VC做合伙人。

      正是这些长期扎根于产业界的精英,带动了资本流向最有价值的产业,推动了朝阳产业的飞速成长。无怪乎有人说:“看风投的走向,你就能找到最有前途的事业。

      第二章 VC的中国故事令人神往

      一个国际著名风险投资的董事曾谈到,不是任何有前途的企业风险投资都会去投,风险投资要考虑其内部回报率,以及收回投资的期限。因此一个极富感染力的风险投资退出的项目单,无疑比任何言语都更能打动风险投资商。

      盛大的机遇

      2002年之前,国外投资机构对中国的在线游戏并不看好,主要是因为当时面临着许多不确定因素,特别是政府机关的管制态度,而且中国在线游戏的开发能力并不强,大部分是代理韩国的游戏。投资了盛大网络的软银亚洲当时在中国的投资重点并没有在线游戏。

      软银亚洲的黄晶生回顾投资盛大网络的过程时说,“在2002年中,盛大网络开始寻找风险投资以实现并购和让旧的股权退出,这个时间恰好跟软银亚洲开始对在线游戏感兴趣不谋而合。

      软银亚洲在韩国的团队一直在投资在线游戏企业,但是由于这个产业在韩国过于成功而影响到软银亚洲的投资—网游企业现金流充足而不愿意引入风险资金。而软银亚洲在韩国的投资团队好不容易找到一个企业的时候,韩国法律开始禁止公司在上市前12月内改变股权。这使得软银亚洲在韩国的投资计划落空。却给了中国在线游戏企业一个机会。

      阎焱被一个汇丰银行中国的朋友介绍给了陈天桥,阎焱解释道,“那个时候,汇丰银行中国已经将盛大网络介绍给了4~5个风险投资商。风险投资商对盛大网络的高利润非常感兴趣,但是对单一的业务却非常担忧。盛大网络当时99%的业务来自于《传奇》这款游戏,这款游戏还不是盛大自己拥有的。并且投资者还听说盛大网络与韩国开发商之间面临着一场官司。

      即便如此,软银亚洲仍然在不断研究盛大网络,他们认为盛大网络与一般的在线游戏公司不同,盛大网络具有较完善的服务体系,可以利用该服务体系为其他开发的应用提供增值服务。并且盛大也有自主开发游戏的计划,就是说盛大网络是具有一定核心能力的,这使得盛大网络得到了风险投资者的青睐。

      从盛大网络的故事可以看出,它成功的根本原因是真正打造了企业的核心能力,在这种核心能力的基础上,结合风险投资商提供的资金,就可以打造一个具有竞争力的企业。事实上,盛大网络在获得投资后,开始了一系列的并购重组,大大加强了自身实力。实现了在线游戏代理到自行研发和销售的整个产业价值链控制的转变。

      一位北大教授针对哈佛商学院的软银亚洲案例,提出了中国互联网的发展秘诀:仅仅具有讲中国故事的能力是不够的,特别是简单地把欧美韩日的故事贴上中国标签,就认为可以获得资本市场的认可是幼稚的行为,只有真正根据中国互联网的实际构建企业的核心能力,特别是能够控制住所在细分市场的价值链的企业,是最具投资价值的创业型企业。

      VC的大门朝哪边开

      有些初次创业的创业者,根本找不到VC的大门朝哪边开,只会被动地等待VC发现或过分地依赖中介机构。在这些公司眼中,VC始终是神秘而且不易接近的一群人。

      “有的创业者说我介绍的合伙人不看他们的计划书,怪我介绍的不对路,其实他们哪里知道,我当年的3721至少见60个VC,而且每一次见VC都是对自己商业模式的一次打磨。”3721创始人、原雅虎中国总裁周鸿?现在成了IDG的合伙人,显然多了一点对后辈的指点。

      学会感觉VC对于初创业的创业者而言非常重要。作为企业短信应用的吃螃蟹者,曾两度成功创业的亿美软通董事总经理李岩创造了最短时间拿下IDG投资的纪录,或许他的经历更有说服力。

      “IDG和李岩从谈判到拍板投资仅用了一个月时间,只见了两次面,第3次就签协议,这种速度在IDG投资中国高科技公司的实践中是比较少的。”IDG技术创业投资基金合伙人李建光这样描述他们和亿美的合作。

      “在与IDG沟通项目过程中,我只是谈了一些最基本的东西:我们正做一个什么样的业务,已经做到了什么程度,并且向投资商分析了我们基于业务价值的前景判断。IDG马上就找到我们的合作伙伴进行调查,仔细分析了这个行业和我们公司的前景。

      李岩将企业的资本运作完全嵌入业务升级之中,使两者相辅相成。

      2001年年底,李岩拿出第一次创业积累的资金与伙伴投入到亿美的移动商务创业中。初期业务规模较小,仅限于对企业用户的直销,经过一段时间的积累,到2003年中期,公司的初始资金使业务逐步扩大为电话销售。

      小小的进步被李岩看作是亿美的第一次转折,也正是这次转折吸引了IDG的目光,2003年年底,亿美融到了IDG的第一笔投资。

      由于IDG的资本介入,以及战略及产业认识分享等管理输出,亿美在2004年的业务已经升级为渠道发展阶段。这次业务大跃进被李岩称之为第二大转折,从此,亿美走上了一个新台阶。同时,这次业务拉动了IDG的第二轮投资。现在亿美已将今年划为公司第三阶段的大发展期。

      VC柔性资源的真正价值

      “IDG投资亿美当然也是经过仔细调研的。”李岩对亿美能够与IDG一拍即合颇感自豪,“风险投资商与创业团队并不是买卖关系,而是合作伙伴。这也是IDG作为全球最成功的风险投资基金很专业的地方,他们会协助你做好各项工作,包括战略及产业认识分享等管理输出,同时也会利用IDG资金链给企业带来IT等各方面资源,帮助企业快速成长。

      中搜也正在体味着引入机构投资者带来的别样滋味。今年8月份,富达、IDG和联想投资三家风险投资商投资中搜,共占有46.57%的股份。对中搜而言,新增资的IDG,以及后来者富达投资和联想控股,给中搜带来的绝不仅仅是一千万美元的资金,与资本市场对接所获得的柔性资源才是背后的真正价值所在。

      由于IDG在中国创立企业历史久远,又有极深的中美两国政府和资本市场人脉,而且在中国投资近百个IT企业,能够提供给创业者们的不仅仅是资金,还有很多重要的增值服务,甚至可以将其投资于若干业务的相关企业进行资本整合,对中搜的资本方向成长极有好处。

      例如为中搜的发展计划、财务管理、组织架构以及法律事务等提供战略性指导;帮助中搜建立销售网络、开拓市场、帮助培训高级管理人员;提供技术、专家意见和市场调查方面的信息;帮助中搜与其他商家建立战略性合作关系,以取得更具有竞争力的市场地位;引荐其他国际国内的投资机构,为企业提供更多的融资渠道,以及为企业提供合并、收购、重组和上市的全过程辅导。

      而成立于1946年的美国富达基金更是全球最大的基金管理公司。2001年年底时,富达旗下的基金数多达300余家,它管理的总资产额超过1万亿美元,几乎是我国目前沪深股票总市值的两倍,是一个名副其实的基金帝国。

      富达基金始终关注着中国最好的科技公司。包括亚信、阿里巴巴、掌上灵通、华友世纪等著名公司在融资过程中,富达都是第一轮的投资人。被它青睐本身就是被国际资本市场的认可,对于远隔重洋的美国投资者,如果有了富达的认可,就是通过了鉴定的优质、高成长性企业,再融资或者在美国上市都非难事,可以说中搜的半只脚已经迈进了纳斯达克,剩下的只是时间问题。

      第三章 VC绣球抛向谁家

      Accel是美国最大的风险投资商,加盟它的周鸿?曾对外表示,自己负责的资金将主要投入互联网,而此前有媒体表示周能动用的资金有5亿美元。结果,IDG合伙人章苏阳马上便否认了把5亿美元砸向互联网的说法,并称将缩小在互联网方面的投资,使其在互联网方面的投资比例由此前的60%以上递减到将来的不足三分之一。

      这种微妙的表态,多少体现了IDG对中国互联网行业爱恨交加的感触。

      有泡沫就有破灭的一天

      刚刚得到来自软银的1400多万美元投资的263总裁黄明生承认,“这半年来,我感觉到现在对互联网投资非常狂热。投资不是由经营者去找,很多时候是投资者送钱上门,甚至对互联网还没有了解清楚的时候,就问企业‘你给不给我机会”。

      中国流动的热钱太多了,而好的项目又太少,合伙人还要向其投资者保证能达到相当的投资回报率,因此,今年下半年,甚至于今后两到3年内,风险投资可能会加倍活跃,以弥补之前的收益。

      “因为这么多的风险资本需要很多的项目才能托起来,这种焦急甚至让VC们有点饥不择食。”某知名媒体从业人士这样表达了他对时下中国风险投资商心态的理解。

      好的风投对象在中国本来就有限,一些技术和团队比较好的公司更像大熊猫一样得到追捧。而有的时候不是很有竞争能力的公司也可以借此水涨船高,引进大笔资金。

      面对汹涌而来的巨额资本,创业者的表现两极分化很严重。一方面,拥有好项目的创业者在众多风险投资者的追捧中“拿着”,不接单,从而多家VC竞价,数额不断攀升;而另一方面,风险投资的热钱涌入让中国的创业者们心态严重失衡,还没有开始有收入就漫天开价,重新又回到了5年前那个依靠概念融资的时代。

      VC的大量涌入和资金的供过于求,就造成了现在过量的资金追逐有限的项目,和价格不断趋高的局面,“价格涨得很可怕,又出现了互联网泡沫时期的迹象。”IDGVC合伙人杨飞举例说,在IDGVC投的一个网络企业案子中他们的钱刚刚投进去没两个月,就有好几家VC要跟着投,“连头一笔资金的‘消化期’都没过,出价也很高。”创业者感觉到被追捧,也在价格上进行攀比,“现在企业不知道找什么样的VC,都是找到钱就行。”杨飞说。

      宏基创业投资总经理陈友忠介绍,3年前没有哪个项目说还没有赚钱就开始要一千万元、两千万元的估值,但现在比较普遍,“随便一个和互联网相关的小项目,大概做了一点东西,没有什么大收入,它可能就要价一千多万,这里面肯定是有水分的。现在这个时间点上,水份更离谱。”供求关系不仅反映在直观的价格上涨上。

      在陈友忠看来,现在以“概念”融资的现象再度出现,一些公司未有具体而可预期的财务支撑便获得资金,而且现在的高估值风气带来高融资额后果,很多项目的融资金额都超出现阶段业务发展的需要,这些都是危险的苗头,“有泡沫,那就有泡沫破灭的一天。

      互联网已不再是最大赢家

      根据权威机构对中国风险投资的调查研究显示,2005年上半年4.02亿美元的风险投资中,IT占到投资案例总数量的63.0%和投资总额的53.0%。同时,预计目前中国风险投资业已经聚集20亿美元资金,按照以上比例,中国互联网产业可能能吸引到10亿美元的资金。

      马化腾认为:“目前中国互联网概念在国际资本圈还比较吃香,而赢利的商业模式却只有短信、网游、电信增值服务等若干种,因此延伸出来的新产品并不多,这造成了资金供应超过需求的现象。

      细究起来,风险投资更青睐互联网的创新模式,尤其是能够看清商业模式的第二代互联网以及真正意义上的“在线生活”相关的互联网应用,如在线支付、电子媒体等,而远非传统的搜索、拍卖等第一代互联网浪潮的遗留物。

      根据创业投资中心的统计,创投机构对互联网行业保持着高度的投资热情。博客、社区、数字媒体等互联网创新型应用模式的潜在商业价值,尤其备受投资人瞩目。

      但在号称“互联网中国年”的2005年,IDG却开始缩小对互联网投资的比重。根据IDG的一份资料,在今年的投资项目名单里,互联网企业数量甚至没占到三分之一。而从1998年至今,他们在中国已投资的150余家企业中,互联网企业几乎占到了一半,在互联网较为低潮的2001~2003年,IDG投资的互联网项目一直保持在总投资项目的60%以上。

      “互联网项目风险资金介入的额度比较小,一笔单子最多几百万美元,所以说,IDG要拿出5亿美元投资互联网是不可能的,互联网已经不再是我们的重点。”章苏阳透露,在IDG新增加的投资基金里,仅有一小部分是提供给周鸿?和宁君等专业互联网人士操作的,而其余很大一部分还是用于通信、生物医药等高新技术和一些传统项目。

      特别是3G业务。不久前,一位江苏的风险投资商告诉《IT时代周刊》,如果有任何3G方面的项目,可以找他。这家公司是某集团公司下属的风险投资子公司,专门投资于高科技行业,但由于国外资本争夺创业型企业比较厉害,所以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好项目。

      据他说,IDG和软银亚洲等著名的风险投资商,由于前些年已经投资了较多的互联网种子企业,现在他们基本上是在调整消化这些企业,期待他们通过重组或者转型来实现上市获利。因此,互联网在新一轮资金流中所占份额大约只有30%。

      在2005年年中,由于中国互联网现在能赚钱的创新商业模式不多,加之涌入的投资又超过互联网所能承载的回报量,很多热钱已经转向将带来更多的热点投资领域,如3G、数字电视、以及基于宽带的应用等。

      蛋糕如何瓜分

      中国有着巨大的市场,在每一个纵向或横向的应用领域中,产品和服务都可能有巨大的销售机会和资本效益,创业机会多存在于移动增值、宽带内容、芯片设计、互联网应用、媒体、广告、数字内容、大众消费品、制造、外包等各行各业,电信增值、应用软件、互联网应用等成为新的热点。

      其实这种战略转移的趋势,在已经取得部分成功的风险投资人眼中早已达成共识。

      “在整个在线游戏的价值链上,我认为不会有人能超越盛大,因为盛大从上游到中游下游全控制起来了,上市之后的收购又进一步巩固了这方面的控制力”。在50多家VC考察了盛大之后,独具慧眼的软银亚洲合伙人周志雄是惟一一个真正敢下单投钱的,但他仍然有一丝担心,

      “盛大的挑战在于,未来两到3年内,从传统的青少年格斗游戏过渡到大众人群的家庭游戏和白领游戏,另外一个更大的挑战在于从互联网的在线游戏转向手机的无线游戏,在3G和WAP业务逐步壮大的今天,这才是盛大的心病。”毕竟以3G、数字电视为首的新兴网络正在挑战互联网,周志雄的心病无疑也是任何一个VC所要面对的现实。

      另一方面,在网络的概念之外,2004年中国创投行业的投资热点无疑集中在IC设计和无线增值等广义IT领域。

      IC领域全年共计40个案子,投资金额共计4.2亿美元,占全年投资总量的三分之一,其中IC设计环节占了87.1%。在2005年IC领域内的投资仍将有大量的机会,投资环节仍将集中于IC设计领域。

      而具有创新色彩的无线增值服务也依然会成为创投机构关注的热点领域。包括2.5G和3G业务在内的无线增值服务大概要占到40%的关注。

      从过去两年的趋势看,尽管广义IT领域仍代表着投资热点,但是非IT领域内的投资机会却同样引人关注,包括传统的制造业、服务业、新兴媒体行业,具有消费升级概念的消费品以及教育行业等,其中包括分众传媒、聚众传媒、蒙牛乳业、宁夏红等一些非IT领域内的经典案例。此外,本土创投所热衷的非IT领域同样存在着相当多的机会,例如环保领域、新材料、新能源等等。

      在专注投资领域的VC眼里,没有好的行业,只有好的企业,各种行业之间没有好坏之分。虽然投资者会在某段时间集中投资某些行业,但他们也十分清楚,好的生意存在于某些好的企业,而不是行业。


     
    打赏
     
    更多>同类投行快讯
    0相关评论

    尊嘉证券
    推荐图文
    阳光私募业绩首尾分化大 股票型产品正收益超七成
    推荐投行快讯
    点击排行
    尊嘉证券
    关于我们 | 组织结构 | 企业文化 | 公司动态 | 管理团队 | 行为准则 | 投资策略 | 投资保障 | 风险控制 | 经典案例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广告服务 | RSS订阅 |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06-2018 投融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6012416号
    联系我们
    QQ咨询
    电话咨询
    email
    在线留言
    微信联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