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资金信息 发布项目融资 申请上市辅导 发布金融峰会 发布文章资讯

迪尔玛·罗塞芙:巴西首席创业官

   时间:2018-06-18 21:41:34     浏览:45165    评论:0    
核心提示:摘要:  巴西女总统迪尔玛·罗塞芙最近遇到了一对三十几岁的夫妻,两人育有多位年幼子女,对未来发展充满希望。转行之前,父亲一直在巴西利亚做公交驾驶员。得益于电力和灌溉基础设施的拓展,近日他将过去乡间无法利用的土地改造成欣欣向荣的蔬菜种植场,打理蔬菜之余还养了不少鸡。  “你一年能挣多少钱?R
摘要:  巴西女总统迪尔玛·罗塞芙最近遇到了一对三十几岁的夫妻,两人育有多位年幼子女,对未来发展充满希望。转行之前,父亲一直在巴西利亚做公交驾驶员。得益于电力和灌溉基础设施的拓展,近日他将过去乡间无法利用的土地改造成欣欣向荣的蔬菜种植场,打理蔬菜之余还养了不少鸡。   “你一年能挣多少钱?”罗塞夫问他。   “比我过去...

  巴西女总统迪尔玛·罗塞芙最近遇到了一对三十几岁的夫妻,两人育有多位年幼子女,对未来发展充满希望。转行之前,父亲一直在巴西利亚做公交驾驶员。得益于电力和灌溉基础设施的拓展,近日他将过去乡间无法利用的土地改造成欣欣向荣的蔬菜种植场,打理蔬菜之余还养了不少鸡。

  “你一年能挣多少钱?”罗塞夫问他。

  “比我过去当公交驾驶员的时候多三倍。”这位独立农场主回答道。他赚的钱越来越多,在乡间养儿育女的花费也比城里要少一些。这位父亲为子女们设定了新目标:在农业科学方面取得学位。

  坐在巴西利亚总统府她那风格极简且充满艺术气息的办公室接受采访时,罗塞芙回忆了这段对话,她笑着说,“我们赌的正是这个,即人们会用自己的双脚站起来,学会自己走路。

  她的赌注—巴西的赌注—正是创业精神。过去20年来,巴西获得了极大的发展:控制通货膨胀、进行私有化及迎来大宗商品牛市。二十年前,巴西的国内生产总值仅为3580亿美元,排行全球第11名,如今已高达2.5万亿美元,根据不同机构的统计,位列全球第六至第八之间。金砖四国当中,没有其他国家能将民主与共同致富平衡得如此之好。巴西人口中已有一半成为中产阶级,光他们创造的产值就已经超过了邻国阿根廷的经济总量。现年64岁的罗塞芙指出:“人们看待巴西的方式发生了变化。”而她作为引领这种变革的人士,在今年的福布斯全球权势女性榜上高居第三。

  巴西已经成为全球最具创业精神的国家之一,该国每四位成年人中就有一位在以某种方式进行个体经营。小企业创造了巴西私营部门三分之二的就业机会—巴西的失业率仅为5.8%,令其他不少国家艳羡。在成立不到42个月的公司的创业者中,有49%是女性,远高于全球平均水平38%。仅在熙熙攘攘的圣保罗市,就有180万小企业主,靠自己的技能、产品或理念参与竞争。

  科技是一个改变游戏方式的重要力量。根据尼尔森的统计,截至2012年第一季度,巴西有8,240万互联网用户,而三年前的数据是6,230万。在Facebook、Tumblr和Twitter上可以看到,巴西人在社交网络中的活跃度仅次于美国人。致力于帮助青年科技创业者的巴西创新者组织的创始人贝蒂·杨指出:“科技正在使创业精神民主化。巴西有2亿人口,却有2.5亿部手机。”贝蒂·杨出生于巴西,现居硅谷,但每个月都会返回祖国,参与月度会议。在圣保罗那拥挤不堪的街道上穿行之际,她告诉我,三年前在巴西找不到任何风险投资,“而现在我看到了加速合伙、红点投资和红杉资本的身影,这标志着新资产阶层的形成。

  罗塞芙去年年初成为巴西总统,她为延续眼下的发展势头制定了计划:刺激贝蒂·杨所培养、她的农民朋友身体力行的那种创业精神。具体来说就是,通过降低利率促进资本流动,投资于基础设施并进行有针对性的减税。“换句话说,即推行促增长政策。”罗塞芙指出。在此之前,巴西已经建立起了相当强劲的创业刺激政策,包括退休福利和政府小型贷款。“哪怕是街角理发师或卖爆米花的,我们也希望能帮助到。”罗塞芙说,她支持一项新计划,为这种类型的小商户提供最多500美元的贷款。

  公众拥护她—今年6月份的一项调查显示,她的支持率高达77%,比她的前任及导师路易斯·伊格纳西奥·卢拉·达·席尔瓦任内同一时期还要高。或许更重要的是,巴西的企业家群体也很拥护她。巴西最著名的企业家埃克·巴蒂斯塔向福布斯记者表示:“我国政府近几年里进行了广泛的改革,迪尔玛正在为投资者构建非常有利的环境。

  “我不觉得我曾为当总统订过计划。”罗塞芙说。这么说仍显得太过轻描淡写:罗塞芙成为巴西首席创业官的路径极为不同寻常。

  罗塞芙的父亲是位保加利亚共产主义流亡者,后来靠房地产和建筑业在巴西取得成功。他的两个女儿都上过寄宿学校,迪尔玛学习过钢琴,且从小热爱读书—这一习惯保持至今:她接下来要读的一本书是詹姆斯·卡维尔所著《笨蛋,关键是中产阶级!》“我过去还喜欢玩排球,”罗塞芙说,“我的腕力不是很大,但我可以拦网。

  1964年,也就是罗塞芙17岁时,巴西军人发动政变推翻了若昂·古拉特领导的左翼政府,这是20年内发生的第五次政变。一夜之间,公民权利化为乌有,逮捕、下落不明和严刑拷问盛行一时。1967年,罗塞芙瞒着家人化名为埃斯特拉,并加入了巴西社会党的一个极端派别。该派宣扬武装反抗,但实际上大多只是进行抢劫或制造汽车爆炸。

  她的第一场婚姻持续不到两年,但与律师、活动家卡洛斯·阿拉奥祖的第二场婚姻维持了近三十年,后者是巴西共产党的著名成员。阿拉奥祖与罗塞芙一起加入了一个活动组织,负责盗窃一个装有250万美元的保险箱,以为政治活动提供资金。阿拉奥祖说,妻子“从未拿起武器”。1970年初,罗塞芙被巴西政府设圈套抓捕,军方官员折磨了她22天,使用了电击等手段,此后三年她都在监狱中度过。

  1972年,罗塞芙被释放时比原来瘦了9公斤,身体弱了很多。但她的意志并未动摇,只是用现实主义取代了过去的激进政治观点。罗塞芙攻读了经济学学位,并与阿拉奥祖一起支持民主工人党—一个由左翼组织组成的合作运动。随着声誉渐长,罗塞芙开始担任国家级职务,先后成为财政部长和能源部长,然后又担任卢拉·达·席尔瓦总统的幕僚长,再后来接任总统。罗塞芙与阿拉奥祖育有一个女儿宝拉。

  罗塞芙很少谈论她作为激进分子和酷刑受害者的日子,对自己从囚犯到总统的看似不可能实现的旅程,似乎也不感到太惊奇。用她的话说,按她那个时代所处的国家形势来看,这是“1968一代”的典型经历。

  要想了解罗塞芙现在所面临的挑战,以及她手中的机遇,我们有必要回顾一下不久之前加里·加拉布兰特访问拥有250万人口的巴西东北部港市福塔雷萨的经历。加拉布兰特是股权国际投资公司的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非常相信巴西前途光明,他那20亿美元规模的私募股权公司将半数资金都投入于巴西的增长性产业,包括住宅建筑业、商业房地产、物流和仓储公司。大雨将道路冲得七零八落,迫使他租了一辆四轮吉普,然后在路上找了位冲浪者充当向导,在地势较高的沙丘上行驶。好不容易抵达福塔雷萨的他表示,在该市“发现了两到三个很有吸引力的投资机会。”基础设施很差,但发展前景相当不错。

  为了进一步改善发展前景,罗塞芙决定大力投资基础设施。基础设施投入的短期作用是拉动经济增长,今年巴西预期经济增长率只有2%,远低于2010年经济最红火时的7.5%。中期利益则是帮助巴西为即将到来的两场“亮相派对”做好准备—2014年的足球世界杯和2016年的夏季奥运会。值得称赞的是,罗塞芙的基建战略大多围绕长期工程展开—可以说是巴西版的艾森豪威尔州际公路系统,有望促进今后几十年的创业活动。

  实打实的基础设施是最需要的:加拉布兰特指出,在这个世界第五大国家,竟然只有14%的道路铺有路面。在世界经济论坛调查过的142个国家中,巴西的实体基础设施质量排行第104,不如金砖四国中的其他国家—中国、印度和俄罗斯。今年8月,罗塞芙宣布一项竞价拍卖计划:私营承包商可竞拍各类基建项目,比如7500公里公路或1万公里铁路的运营权。预计总投入为660亿美元,其中近一半将在今后五年内支出。

  宽带投资紧随其后。在巴西,目前高速互联网月费大约27美元—如果你那地方通了宽带的话,而在中国只要10美元。为了让巴西人上网更方便快捷,罗塞芙已决定每年拨款5亿美元。巴西的移动电信网络需要更多帮助:目前上网费高达每分钟48美分,远高于发达国家的平均水平6.2美分,而且服务质量也极为恶劣,以至于巴西电信监管部门已禁止三家大型移动运营商在某些地区销售新套餐—必须先改善质量才行。为解决该问题,罗塞芙正在给统治巴西电信业的四家外国公司施压,要求它们投入更多资金、加快设施建设。如果它们不能在世界杯之前建成4G网络,将面临高额罚款。

  对罗塞芙来说,“基础设施”还意味着为企业家创业廓清道路。在巴西创立小企业并不容易,根据世界银行的统计,在巴西成立公司需要120天,相比之下美国只需6天,而巴西的创业成本相当于中国的十倍。罗塞芙正力推将更多企业税缴纳程序转到网上,这应该会减少向不同政府机构申报的麻烦。今年,罗塞芙还计划提供80亿美元小规模、负利率的贷款帮助小型农场主,包括她在巴西利亚市郊遇到的那一位。

  不过税制仍是她最棘手的问题。私募股权巨头KKR全球宏观资产配置总监亨利·麦克维指出:“巴西税收体系在全球最复杂之列。”包括地区性差异在内,这种复杂形势使罗塞芙很难削减巴西那极为沉重的工资税—平均下来工资税实际上达到70%。于是她满足于进行有针对性的减税,以此提高国内制造商的竞争力。她还拓展了收入不到180万美元的初创企业所享受的税收优惠。她对福布斯记者表示,她希望最终将税制改革为以增值税为主。“我们得把税收制度从基于工资变革为基于营业额。”她说。

  尽管推行了众多有利企业发展的政策,罗塞芙仍然忠于她强调社会公平的背景,她不认为这两者互相排斥。“如果你觉得光靠市场就能让7,000万人走出贫困,那我得说,你错了。”她表示。

  在教育方面,罗塞芙希望训练更多更优秀的科学家和工程师。到目前为止,赴海外留学的巴西人还很少。去年只有9,000名巴西留学生在美国学习,而中国和印度赴美留学生达到26万。按照罗塞芙的科学无国界计划,到2015年这一数字将跃增至10万。

  罗塞芙现在已当上了外祖母,她制定政策时对儿童权益也很重视。每个有6岁以下儿童的家庭都可获得35美元资助—前提是孩子们都必须上学并按规定接种疫苗。罗塞芙指出,卢拉·达·席尔瓦设计该补贴政策时,很多批评家大为不满,“仿佛我们在给乞丐以希望”。让人难以接受的事实是:“年龄越大的巴西人所受的保护也就越充分,真正赤贫的往往是妇女儿童。”罗塞芙上任后又补充了一些福利:为中低收入家庭设置6,000个日托中心,并为儿童提供免费医药,为儿童提供的补贴通过资助母亲实现。

  罗塞芙面临的挑战也相当严峻。上述这些减税与社会投入使巴西面临财政悬崖的可能性大增;通胀仍然是个真实存在的威胁;包括首都在内,全国范围的腐败仍然非常严重:因为爆发多起丑闻,罗塞芙已经炒掉了六位部长和自己的幕僚长。

  不过,不管怎么说,那位与巴西前途休戚相关的个人财富最多的企业家—拥有300亿美元净资产的埃克·巴蒂斯塔仍然敢于把赌注押在罗塞芙身上:“她足够勇敢,足以使巴西继续前进。


 
打赏
 
更多>同类投行快讯
0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投行快讯
点击排行
关于我们 | 组织结构 | 企业文化 | 公司动态 | 管理团队 | 行为准则 | 投资策略 | 投资保障 | 风险控制 | 经典案例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广告服务 | RSS订阅 |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06-2018 投融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6012416号
联系我们
QQ咨询
电话咨询
email
在线留言
微信联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