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资金信息 发布项目融资 申请上市辅导 发布金融峰会 发布文章资讯

成都PK北上港:拿下“财富第四城”

   时间:2012-08-31 00:00:00     浏览:226300    评论:0    
核心提示:摘要: 成都总是一个让人想象的城市。  卓文君的酒、黄四娘的花曾给这个地方以浪漫与温情,在那些有故事的年代,接纳兄弟君臣、渔阳鼙鼓的历史际会,让成都获得大开发。现今,相似的历史再一次来临。  继上海、香港、北京之后,成都成为中国第四个承办财富全球论坛的城市。  这一切是怎么发生的?对这个以慢闻名的城市
摘要:        成都总是一个让人想象的城市。   卓文君的酒、黄四娘的花曾给这个地方以浪漫与温情,在那些有故事的年代,接纳兄弟君臣、渔阳鼙鼓的历史际会,让成都获得大开发。现今,相似的历史再一次来临。   继上海、香港、北京之后,成都成为中国第四个承办财富全球论坛的城市。   这一切是怎么发生的?对这个以慢闻名的城市产生了什...

        成都总是一个让人想象的城市。

  卓文君的酒、黄四娘的花曾给这个地方以浪漫与温情,在那些有故事的年代,接纳兄弟君臣、渔阳鼙鼓的历史际会,让成都获得大开发。现今,相似的历史再一次来临。

  继上海、香港、北京之后,成都成为中国第四个承办财富全球论坛的城市。

  这一切是怎么发生的?对这个以慢闻名的城市产生了什么样的影响?成都正在进行的经济与社会变革,将创建一个怎样的美丽新世界?

  更重要的是,这个城市的人如何生活,他们以什么样的原因留下或者离开,去寻找一个求得自我幸福的城市?

  这里的“变脸”静悄悄

  从休闲之都到“财富第四城

  2011年8月10日上午11时之前,全亚洲有两根巨型烟囱直抵云霄,210米,红白相间,稳立于中国西南成都市东郊老嘉陵电厂的那根就是其中之一。这天11点之后的20秒钟,它轰然倒下。这个旧工业时代的象征已经融入成都人的记忆和生活了,赚尽多年羡慕,人们却对它越来越没好脸色了—那里每年排放的烟尘如果装进10吨载重卡车,能绕成都一环路一圈半。六年拉锯战后,倒下,成为它最好的归宿。“它和我一样退休了。”电厂老工人在一旁合影留念。而也在这时,一则新闻说成都正在规划新地标,一座300米高的国际金融中心。

  2012年7月6日,一位20多岁的小伙子开着出租车驶过曾经的烟囱不远处,毫不在意,他只顾一个劲地说,这几年自己打麻将的时间越来越少了,也没人一起玩了,忙乎完就想着回家睡觉。

  倒掉的不仅是钢筋水泥,立起的更不仅是高楼大厦。

  司机小伙子的感觉很真确。这个城市有如此鲜明的烙印—比如“悠闲”,最近30万人参加麻将大赛,两位女杰胜出,当然更容易受到大家的追捧—以至于这座城市这些年的“变脸”竟然少人关注,但其中变迁之剧烈、影响之深远容不得人忽视—快、新、锐、猛、野、酷、来劲,不足一论—也许只能站在日后的维度上才能洞察一二。

  1

  这里的“变脸”静悄悄,却无不震撼。

  2011年年中,全国山寨苹果店的新闻满天飞,聪明的消费者从不合适的Smart Cover切入,进而揪出几家山寨店。不过,很少有人知道,自己买的iPad中,只要是正品,就极有可能来自成都工厂

  在那里,生产着全球iPad总量的80%!100亿美金的规划总投资,1000亿美金的产业链,相当于一座千万人口特大中心城市的工业产值。

  2012春节还没过完,成都各大企业就纷纷上演“抢人”大战:社保齐全、保障住房

  西部劳动力回流越发成了气候,四川,这个占全国输出劳动力十分之一的大省,一份刚刚发布的数据显示,2012上半年,该省转移农村劳动力2100万人,其中省内转移历史上首次超过对省外的输出,而成都自然是“内部消化”的重点。这不单是“抢人”,更是千万普通劳动者“以脚投票”,回归或西进。

  最新的数字有点让人惊讶:2012上半年中国副省级城市中,在全国瞩目奥运夺冠之时,成都人却一举拿下“四项冠军”:地区生产总值增速、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出口总额增速、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增速均是第一。而这四项“金牌”是经济奥运比赛中分量最重??的。

  若干年前没人能想到还有很多。

  比如落户世界500强企业从2002年的42家增至现在的215家,特别是2007年后呈爆发式增长,已遥遥领先于其他中西部城市。

  比如这里的产业结构倾向高端工业、现代服务业项目,同时兼具创新型中小企业,整合曾经散乱的众多园区为一区一主业,形成聚合效应。

  潜移默化间,自由市场元素迅猛萌生。

  2

  有没有一个环境,那里的公司,那里的市场能完全随心所欲自由扩展?

  —没有。特别是当下中国,面对从计划岁月走来的政府和它们手握的“重权”。而正如哈耶克所说,秩序不是设计出来的,而是行动的展开和结果。其间博弈重重,互相塑造。

  本世纪初,英特尔来成都设立芯片厂,办理手续时深感政府公章多审批繁,成都市遂特别成立“英特尔办”协调解决。不久,新问题来了,解决了一个英特尔,别的企业项目怎么办?后来,这个“办”成为后来“重大项目办公室”,现在的“重大项目服务局”的源头;另一个更重要的,就是政府自我约束,精简审批。

  274,这是成都随后请来的专家、企业家和普通市民的数字,他们对审批流程提出众多意见批评,图章大大压缩,随后还编制了“权力清单”;2012年8月中旬,成都首次公布了一个“一把手值班表”,公告直面接待来访者;从上个月起,成都高新区的小买卖人不再用办营业执照了。

  成都全市各部门内设行政审批机构已由十多年前的179个减少到目前的48个,行政许可、非行政许可审批项目分别精简了91%和79%,审批事项已是全国最少的同类城市之一。

  这是政府与市场真实权力与利益边界的重新分割。有人感慨之前成都企业是“跑政府”,现在是让“政府跑”,这个“政府之变”颇有意味。

  跑得多了,政府也有点变了,一位世界500强成都公司的高管就说,之前他们常挂在嘴头的外文单词,像Action required、Action plan、Strategy等等,打交道的政府朋友也时常蹦出口来。

  在成都著名的宽窄巷子,入夜时分,那些高大芭蕉树下的酒吧茶舍中,不仅汇聚着住家、旅游者、歌手、商人,有时还能碰上招商官员,他们大多不是带队参观,更可能是与企业商谈,摆龙门阵,办正经事。

  而一位高新区最近在政府帮助下搬进宽敞新楼层的创新公司老总却对政府有些冷眼:“他们不来我们也就不去找,专心做自己的??事。

  不知从何时开始,成都决策者们将“政府强力,市场运作”列为行事手法,但其中如审批权一样,政府的自我约束、克制能力不断提??高。

  曾有学者对比研究了成都和香港的政府行为,认为香港小政府最具服务精神,将市民当顾客,这源于漫长的市场经济洗礼,而成都不可能立即压缩成真正意义上的“小政府”,相当长时间内还将手握重权,但成都有自己的特色,在于政府的自我约束力和市场化取向,在于发动公民参与。

  “强势政府”淡去,“市场先生”到来。

  自我约束力从来不是天生的—自我革命从来都是最难。

  3

  成都市政府的不少官员在推介成都时发明了个新词“成都都成”,英语表述为“ChengDu Can Do”,宣传这里“凡事皆可成”。但其实客观看待,此前成都又有什么呢:

  西南一角,不靠海也不沿江;传统“三线”军工业夕下,出口型企业缺乏,新兴产业积累薄弱;劳动力大量外流,没有多少海外华侨回乡;没有太多自然资源可供挖掘,无法一鸣惊人;当然还有一个关键是缺钱,没资本,创造资本的各类自由企业也不多。

  然而,虽身为典型的内陆城市,成都有着自己的野心。“先成为开放型的区域中心,再走向世界,最终成为国际化城市。”这是四川省委书记刘奇葆为成都发展划定的轨迹。

  目前,全球正在经历第四轮也是最大规模的国际产业转移浪潮,而中国实施新一轮西部大开发和扩大内需战略、规划建设成渝经济区和天府新区。这些,为成都变内陆城市为开放前沿带来重大机遇。

  “后发是劣势也是优势,越是处在后发态势,越要谋求领先发展”,“内陆是区位也是心态,越是身处内陆盆地,越要深化改革开放”,四川省委常委、成都市委书记黄新初在今年4月份如是说。在成都最新实行的“五大兴市战略”中,“交通先行”、“产业倍增”、“全域开放”等成为关键词。

  今年上半年,成都实现地区生产总值3951.4亿元,同比增长13.3%,增幅居全国副省级城市第一,“逆市狂飙”。

  内陆成都的根本难题是如何成为成本洼地,以引人、引资入川。具体的战略水到渠成:比如它必须以彻底的力度淘汰“五小”,同时直接瞄准全球工业和服务业细分市场上最优产品和企业。比如大家只注意到成都选择富士康,没注意到选择的只是富士康代工的卖得最火的苹果产品,让“产业倍增”。比如“交通先行”,全力推进航空、铁路、高速公路“三大枢纽”建设。成都现在是国内直航欧洲最近的航点,从成都到阿姆斯特丹,可以到达欧洲任何一座城市;芯片,iPad等众多产品可直飞全球,亚马逊中国12个运营中心以及2个全国客服中心之一,也落户于此,最近DHL老总正与成都商谈建立他们的中国中心,全球高管被要求集体来中国办公3周,“相当于这里成了DHL的临时全球总部”。

  在打动《财富》杂志总编辑的那个宣传片里,开始就是成都曾是“南方丝绸之路”的起点,那一段连着印度,如是展开。

  4

  十二年前,站在世纪门槛,西部大开发背景下,一篇描绘成都为“第四城”的文章曾引来激烈争论,其中质疑不少,后被公众渐渐淡忘,直到今年4月《财富》杂志高调宣布2013《财富》论坛选择成都,人们才又记起这个“第四城”。

  但如今的第四城已远不只是曾经定义的宜居、休闲旅游,内部独特的制度演变轨迹下,迎来“外资西进、内资西移”的产业转移浪潮,成都现在更有关速度、创新和财富,是为“北上港—珠江三角洲、长江三角洲和环渤海主导财富论坛之后中国第四个区域集群引擎,是为“中国财富第四城”。

  财富也远远不仅是金钱,对于当下中国,它更应该是一系列如是约束公权、启动民间力量的制度创新,是对政府和市场边界的重新审视划分,是基于这些之上的“人—城市的最大财富难道不是人??吗?

  成都人随遇而安,其实有点固执,比如之前吃火锅说不让用“老油”,不少成都人就无法接受,没有老油怎么吃火锅嘛!再比如东郊嘉陵电厂那根巨型烟囱倒掉后,一位官员坦言旧的倒塌了,新的经济方式却不是一下子能建立起来的;如何做到“产业倍增”战略,夯实西部经济核心增长极,中国经济第四极的产业支撑,如何保证三次产业健康联动推进;还有,从“来了不想走的休闲之都”,到“快发展慢生活”,成都口号之变能否能真正平衡和丰富这个城市的内在气质;还有,涉及到整个中国改革深水区的一系列经济社会体制问题,又将如何突围…政府与市场、企业与市场、企业与政府,包括公众与精英,博弈远未结束。

  一个城市穿上了红舞鞋,或急或缓,历史无法停歇。如果你追问这只红舞鞋究竟会带来什么,最终的发言权在于历史和这里生生不息的人们。


 
打赏
 
更多>同类投行快讯
0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投行快讯
点击排行
关于我们 | 组织结构 | 企业文化 | 公司动态 | 管理团队 | 行为准则 | 投资策略 | 投资保障 | 风险控制 | 经典案例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广告服务 | RSS订阅 |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06-2018 投融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6012416号
联系我们
QQ咨询
电话咨询
email
在线留言
微信联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