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资金信息 发布项目融资 申请上市辅导 发布金融峰会 发布文章资讯

VC/PE详解并购:对中小企业更为有利 但它并不是万能的

   时间:2016-07-13 00:00:00     浏览:117574    评论:0    
核心提示:摘要:在上午主题为“并购和转型升级”的论坛上,李立新、卓福民、王宏、杨栋锐作为嘉宾发表了各自的观点。2016年7月12日,由中共徐州市委、徐州市人民政府、中国私募投资联合会共同举办、投中信息协办的2016徐州现代产业发布会暨产业发展引导基金路演活动隆重举行。在上午主题为并购和转型升级的论坛上,北极光投资董事总经
摘要:在上午主题为“并购和转型升级”的论坛上,李立新、卓福民、王宏、杨栋锐作为嘉宾发表了各自的观点。

2016年7月12日,由中共徐州市委、徐州市人民政府、中国私募投资联合会共同举办、投中信息协办的“2016徐州现代产业发布会暨产业发展引导基金路演活动”隆重举行。

在上午主题为“并购和转型升级”的论坛上,北极光投资董事总经理李立新、纪源资本管理合伙人卓福民、中国私募投资行业联合会副会长王宏、新沃投资总经理杨栋锐作为嘉宾发表了各自的观点,本场论坛由青云创投管理合伙人李立伟主持。

以下为“并购和转型升级”论坛实录,根据速记整理。

李立伟:今天非常有幸请到几位业界非常重量级的大佬来参加我们的论坛,这个论坛的主题叫做并购和转型升级。并购就是通过资本市场已经有的并购重组的功能,通过资本的运作,来推进行业的整合和产业升级,同时也可以通过并购,帮助地方政府来转变它的发展模式。今天几位在座嘉宾,请简单的介绍一下自己,我有几个问题想听听嘉宾的高见。

李立新:我叫李立新,李立伟的哥哥,我也是他的师哥。北极光是一个专门做早期的VC,在早期科技类的领域里面也是做了很多年,我们同时是有美元和人民币双币基金,管理人的背景基本上都是学理工的,我们的风格也比较鲜明,长期以来不做投机的事情,像农民一样挖坑,从播种开始。

卓福民:我叫卓福民,卓越造福于民。我是做产业投资的,跟很多企业家都有共同的一面,因为25岁当厂长干了八年的基层工作,然后在上海市政府干了八年被派到香港又干了八年,又出来干了八年VC,现在是第五个八年。我所在的基金叫纪源资本,成立到现在15年,并购300家企业,其中80家已经退出。我们投资的领域TMT是一个方面, 另外一部分是健康医疗、人工智能,这个都是我们关注的领域。

王宏:我叫王宏,这次到徐州来非常感谢徐州政府以及徐州朋友的盛情邀请,使我们认识了美丽的徐州。同时也认识了徐州商业的朋友以及政企的朋友。刚才通过政府介绍,也认识了徐州对产业的一些政策,尤其是政府下大力气来扶持政府产业基金,能够形成一些产业的集群效应,能够形成更大规模的一些产业并购的基金,为企业的发展做商业的支持。我们基金公司实际上成立时间比较短,一直从事于政府的投融资服务,以及政府的资产管理等。所以这次能到徐州来我们也是希望能和徐州的各界朋友认识,尤其是企业家认识。

杨栋锐:我是新沃投资的杨栋锐,新沃投资是定位于为企业提供全周期服务,我们有众创空间。地方政府在广州、大连包括武汉都在设立地方引导基金,涉及VC和PE,涉及上市公司我们聚焦健康、文化、科技三个方向,有十几家上市公司,一起合作并购,包括成立并购基金,来形成整个全周期的产业链。另外还有公募基金,是去年第99家获得证监会批准的公募基金,目前也管理的公募产品。我们做的这一切布局,就是想为中国企业提供不同的金融服务,那我们也希望跟徐州当地有一些合作机会。

李立伟:今天我们的话题是并购,并购这个话题确实从2013年开始,我们资本市场已经变的越来越热,尤其是2015年开始,海外并购成为一个巨大亮点。今年大家也看到了,2016年第一个季度的统计,头两个月我们中国的企业对外投资一共是110亿美元,这个数量是去年同期的七倍,所以可以看到市场的火爆。我现在想请教几个问题,第一个问题,北极光一直比较关注早期投资,想请教一下技术转移如何通过并购手段来实现产业升级?

李立新:其实做VC它是很早期的投资,更多是关注企业的基本面,这个问题我在做VC之前,我自己做实业,后来我把企业卖掉加盟到一个很大的集团公司,也负责资本运营,我也并购了很多企业,同时也运作了上市公司,后来又将上市公司卖掉,之前我自己有并购的经验。从这个角度上来讲,我觉得首先从几个层面说。

第一,徐州这个地理位置,得天独厚。在这一轮产业升级过程当中,大家要去做什么?我觉得今天这样一个从基金层面,用基金手段,能达到很多未来对地方经济有重要贡献的是非常重要的步骤;第二个,我觉得现在一般来说并购可以在自己传统的主业,产业链上下游,包括延伸到前端的材料,后端的高端制造,甚至机器人,包括先进工艺的设备等等,我想这是一个思路,另外一个这是常规的,现在大家都这么做的,这个可能成功性更高,因为它的企业文化和产业配套产品的配对,会更契合。

我觉得其实在徐州这块可以很好的搞物流项目,对未来的物流方面的一些机会,这个刚才前面几位市领导也都讲了,可能未来有这种规划,在这方面其实基金带来的像我们投的一些科技类的项目,是可以帮助我们现在传统企业进行这方面的并购。所以我的观点就是说,除了传统的产业链上的并购以外,跳开这个思维,应对未来的新结构上的变化,可以考虑从人、信息和物流这三个方面,做一些并购。

李立伟:说到并购,接下来请教一下卓总,我想从一个大型国企的老总,到新经济、高科技的领跑者,卓总对旧经济、新经济的转型有非常多认识,能不能根据您的经历给徐州的发展提一些好建议?

卓福民:我相信做实业的,相当一部分做装备工业的都会面临这个问题,未来徐州到底怎么看?做VC比较好办,我们不是墙头草是未来经济的风向标,比如说阿里巴巴我们在2002年就投了,现在说他好没用,2002年就觉得他好。现在我们这两年布局的就是为了未来的五年和十年,我认为产业要分几种,第一种是无效产业,或者说无效产能,要去库存。这个是转型的问题;第二种是低效产能,有没有需求?我认为应该通过并购,无论是垂直并购还是水平并购,把那些无效的东西去除,把有效资源整合起来,我认为这个机会也是非常大。

我认为未来不是“互联网+”,未来不提互联网,因为互联网已死,而物联网无所不在。未来是物联网的时代,而物联网时代,我们的判断要比原来PC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大十倍的体量。

李立伟:谢谢卓总,刚才说的很好,印象非常深,就是要从厚、重、硬,向轻、薄、软来转型,我相信这个不光是我们徐州的命题,也是全世界的命题。无论是“+互联网”还是“互联网+”,其实都是通过现在新型的高科技的手段,利用比较轻资产的方式,来实现跨越式的发展。说到产业的并购话题,我想王总是非常有发言权的,王总在产业并购是先行者,有很多经验、尝试,我想请教王总,在目前新经济发展情况下,产业并购有哪些新特征,有哪些新趋势。

另外具体的话题,比如说在九十年代可能是在国企重组的大环境下,很多从政府主导的被动的破产重组的方式,今天可能更多的从产业的角度来讲,大家有主动的意识,通过资源整合、优化配置也好,来进行产业升级,这方面的高见能不能跟大家分享一下。

王宏:产业的转型和升级话题比较大,我们大部分做的都是资深企业或者服务一些企业做企业的转型和升级,今天的题目是徐州政府通过并购手段,来实现徐州的产业升级,这个题目稍微有些大,我只能就企业层面的转型升级,谈一些我们自己的认识。

截至去年年底,上市公司发生了企业并购行为有1100多家,而且通过并购发生的企业的交易额,可能有一万五千亿元,相当大的规模,所以可以看到企业的并购,应该在企业的发展过程中是一个重要的手段,现在很多上市公司通过财务性的并购多一些,可以提升企业的利润,或者提升企业的资产的升值,也有一些企业会做一些真实性的并购,为企业的战略发展做长远性的并购服务。有一些企业也会被淘汰,有些企业在行业的竞争过程中会采取各种手段,对于大企业来说,更应该知道自己行业地位的作用,所以说我始终认为,企业并购作为大企业来说是一个提升。但是对中小企业来说也是非常重要,因为中小企业第一缺少市场缺少品牌,还缺少资金,同时可能还缺少一些团队,那么对相互之间的优势互补,通过并购手段来实现,这样对行业的发展,包括企业的发展是非常有益的。

当然大的企业如果采取这种并购手段,更多的是提升市场占有率,因为这个是大企业体量比较大,它完全转型困难比较大。我觉得在企业的并购过程中,应该掌握一些基本的要素,中小企业对并购的认识,并购实际上对自己的核心竞争力的提升,尤其是在市场、品牌、技术以及资金包括渠道这些资源整合过程中,你要寻找到符合自己企业的核心竞争力,通过核心竞争力来提高自己的市场地位,我觉得中小企业做整合更重要一些。

怎样实现核心竞争力?第一个,我觉得要注意并购的目的,我觉得并购的目的一定要清晰,因为我们选择并购的时候,刚才讲了一方面是财报的需要,有些企业是为了不同的阶段不同的需要,有些是为了战略发展的需要,并购目的的选择会影响你未来的发展,因为有些企业在并购的时候,只是为了短期的财务,那么它下个阶段可能还会影响到转型的问题,如果是为了战略发展,企业发展会越来越顺利。

第二个,我觉得企业在并购过程中对标的物的选择要合适,因为标的物的选择有时候就像企业和企业的结合,有时候可能是像夫妻谈恋爱一样,一定是合适的,两个企业的文化才能融合在一起,企业整合后才能发挥它整合的效应。第三个,对标的物的成本一定要做重要的考量,因为企业标的物的成本对中小企业来说,有些时候在过程中需要一些杠杆。对未来发展的抗风险的能力,也会带来一定的影响,所以成本应该是非常重要的。

当然成本的过程中需要大家考虑的就是自我的财务,在目标成本确定的情况下,自我的财务能力可能需要一些自有资金,可能需要一些产业引导基金或者说产业并购基金,来加强自我财务结构的多元化。当然财务结构的合理化,对自身的发展应该说也是有利的,有时候在经济掉头的时候会带来很大的一些压力,所以企业自身也要重点来考虑好这个自己的财务安排。再下面我觉得时机也是非常重要的,因为时机有时候可能是自己一定要认识自己行业的一些变化的规律,大家一致认为的时机一定是最便宜的时候或者是产业在危机过程中,这个时候大家选择具有战略意义的这些企业作为标的物来进行战略型收购。

再往后我觉得就是企业交易结构的设计,也是和前面几因素相关的,企业在并购过程中还有最重要的一点,企业交易后的整合,因为企业交易后就是一加一等于二或者一加一大于二,因为在中国来讲,中国文化比较特殊一些,区域的文化,管理文化不尽相同,所以在企业文化整合上,管理团队的整合上,以及在核心价值观的沟通上,在企业整合的过程中是非常重要的因素。

李立伟:多谢王总的分享,大家也知道并购是一个高度复杂性的交易,从难度上来讲,比IPO的难度要高很多,从投资银行里面并购通常是需要一些非常有经验的人来进行实际操盘的。但是在中国,并购产业实际上发展还是历史短板,目前我们整个资本市场还有很多,我想个请教一下杨总,从您的角度看,从法律、企业文化这些角度,对并购来讲有很多的制约,您有哪些方面的建议给大家分享一下?

杨栋锐:一个是科技创新,一个是产业并购,目的都是想进行产业转型,是两个比较好的工具,并购在目前来说应该是正当时,因为不论是中国经济的阶段或者是全球经济的阶段,中国现在提出的供给侧改革,目的是提高资本的能力,那资本能力效率的提高,并购是一个比较好的工具,早期到中末期的PE来做这个事情,目的是聚焦于一些健康、文化、科技。在做的过程中间,我们其实感觉到中国的并购应该说这两年的发展也非常快。其中有一块是跨界并购,这块数据同比增长了两倍以上,所以说并购应该是一个系统工程,我觉得都是打上了一种深深的时代的烙印或者历史的选择。

中国现在也是传统经济的转型,包括银行也触发了各种各样的金融工具,推动产业并购的发展,而传统行业要转型,它也要做深做细,围绕怎么提高你的劳动效率,提高资本效率来并购,传统行业分为技术、产品、上下游,围绕新兴产业,围绕终端产品的提供,另外来说也有一个特点,并购基金越来越多,这也是一个选择,因为后期好的企业没有那么多,也只能通过这种并购基金在前期做一些布局。所以这两年的并购基金,实际上跟我们政府的引导基金有一个有效的结合。我想说的是,并购并不是很成熟,现在越来越多的去做自己的战略布局,往早期的方向去发展这个趋势也是越来越明显。

刚才主持人提到,法律、文化,其实我们在跨境并购中间,因为一个企业的文化应该说是企业的基石,企业的灵魂,或者说能不能长青百年,都是有一些文化、愿景,可能立马想到一句话就能概括。文化的东西还是比较复杂的,刚才嘉宾也提到了,并购是一个系统工程,后续能不能给你的业务带来协同,你的团队能不能很好的融入到企业中间,你的业务流程方面能不能匹配,这个团队的高管成员能不能很好的去磨合,这些都不是一两个月就能解决的,可能会持续很长的时间,竞标的时间可能都是半年以上。

从法律层面讲,比如我们看了一个德国企业,你要考虑到当地的法律,各个方面要求,是不能随便去开除员工的。所以各个国家对公司保护和劳动保护,都不太一样,这个在并购的过程中肯定是需要去考虑的。另外一个就是说,这两年确实并购发生的很迅速,但是我觉得,并购现在感觉大家都在谈,但是还是要冷静,围绕自己的战略布局。我们也看过很多例子,并购之后市值上有一个涨幅,过了一年之后又跌下来,新的热点出来又去并购,这种东西实际没有太大的好处,所以说并购还是要去立足长远,做好自己的战略布局,用好金融工具,资本在中间也起到了比较大的作用。


 
打赏
 
更多>同类投行快讯
0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投行快讯
点击排行
关于我们 | 组织结构 | 企业文化 | 公司动态 | 管理团队 | 行为准则 | 投资策略 | 投资保障 | 风险控制 | 经典案例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广告服务 | RSS订阅 |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06-2018 投融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6012416号
联系我们
QQ咨询
电话咨询
email
在线留言
微信联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