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资金信息 发布项目融资 申请上市辅导 发布金融峰会 发布文章资讯

卖房做投资上班打游戏 3年收益200倍 这哥们儿秒杀王思聪

   时间:2016-07-13 00:00:00     浏览:354611    评论:0    
核心提示:摘要:他喜欢这种冒险感,“和做天使投资也有点像,风险和收益是在一块儿的” …37岁的冯一名,还像个大男孩。T恤,休闲裤,球鞋就是他的通勤装备。他不喜欢把自己束缚在西装里,太板了,很老派。他是个游戏迷,办公室连了一台Xbox One、一台Play Station3,谁上班卡机了都能去那玩上一局找回状态。15年年底,冯一名又买了台
摘要:他喜欢这种冒险感,“和做天使投资也有点像,风险和收益是在一块儿的” …

37岁的冯一名,还像个大男孩。T恤,休闲裤,球鞋就是他的“通勤装备”。他不喜欢把自己束缚在西装里,“太板了,很老派”。

他是个游戏迷,办公室连了一台Xbox One、一台Play Station3,谁上班“卡机了”都能去那玩上一局找回状态。15年年底,冯一名又买了台街机放在办公室,内置500个游戏。他说每个少年都有一个梦想,“就是把街机买回家玩”。

他最爱玩的游戏是街霸方块,那是一个消除游戏,累积方块再瞬间引爆,方块越大分数飙得越高。遇到对手的干扰要迅速调整,如果累积太多处理不了,就会死掉。他总喜欢把方块累积到尽可能大,“嘭”,一击必杀。

他喜欢这种冒险感,“和做天使投资也有点像,风险和收益是在一块儿的” 。

 “我经常问别人,如果投一个项目有95%的概率会失败,你会不会投?”冯一名挑了一下眉,表情有点玩味。“

很多人第一反应是‘哇,那肯定不投’。其实我们做投资人会问一个问题,5%的成功率能有多大回报?如果资产消耗不多,战线不长,回报却能达到100倍。那就算有95%的概率会失败,也值得去博一下。

”崇尚风险的因子似乎流淌在他的血液里,“一眼看得到未来反而会让我焦虑,我喜欢‘不确定性’的生活”。

程序员的商业因子

冯一名曾是国家高级程序员,为微软做windows系统技术支持。程序员“解决问题”的工作模式很匹配他的兴趣,“就像小时候去解答一个数学题,性质是一样的”。他打小擅长数理,整个哈尔滨挑了五十个小孩组了一个奥林匹克班,他就是其中一个。“我见到数学题,就非常渴望找到它的答案。是那种发自内心的喜欢,连做梦都在解题。”

冯一名曾觉得“技术可以改变世界”,一度崇拜比尔·盖茨。但他后来发现比尔·盖茨最天才的不是技术,“是商业能力”。他发现了自己对于“更大世界”的好奇心。“技术只是商业的一部分,这个世界还有金融,人力资源,市场营销等各个领域。”

辞了职,他跑去长江商学院读MBA。读完要干嘛,他没考虑。“我不知道答案是什么,但我希望我读书的时候,能够找到一个答案。”

MBA的课程引领冯一名踏入金融领域。结束了美国的交换课程回国后,他有了一个答案:做固定收益交易员,“每天几千万美金的交易量。按个按钮,啪,几亿美金没了,再一按,又赚了几个亿。刺激”。可中国这块市场还没发展起来,他没找到机会。后来长江商学院的老师推荐他去美国愈奇投资公司做技术顾问,“做的是技术,和投资没关系,也不是长期聘用,只是做一个项目”。冯一名也没多想,去呗。

项目顺利完成后,老板觉得“这个小伙子好像还不错”,就留他下来做投资经理。当时冯一名对投资一窍不通,满脑子还是想着做固定收益交易员。没想到做了投资,他改观了,“风险投资是金融与科技的完美组合,而这两块都是我的优势”。

冯一名找到了兴奋点。他每天跑去见五六家公司,写各种项目分析报告,一天只睡四个小时。睡眠完全不够,他有时就跑去洗手间。“厕所是偷偷睡觉的绝妙地点。定个表,一个小时,把马桶盖合上,靠着隔板一坐,倒头就睡。”

如此高强度的工作,他并不觉得累,“每天接触到的都是很热情的创业者,看到的都是最新的商业模式,最好玩的黑科技。感觉自己处在一个很热血的行业中,其实是很兴奋的事情”。

在愈奇三年,他从投资经理跳到了合伙人,却发现自己和公司的投资理念有了越来越大的分歧。 “

当时的合伙人都是外国人,他们还是有一种骄傲,觉得中国很多模式都是抄国外的。我想投一些中国本土创新的项目,就很难在内部推动。”工作开始偏离自己的理想,冯一名觉得很痛苦,每天失眠,只能打德州扑克消耗时间。“当时我已经31岁了。如果40岁我想创造一个什么事业,在我三十多岁的时候就该朝着那个方向努力了。但当时在那个平台上我感觉自己没法施展。”

这样的日子过了半年,他决心跳出来,用自己的钱做投资,“只要够努力,够勤奋,不会没饭吃”。

创业就像游戏闯关

2011年,冯一名成立原子创投,做天使投资。他工作很拼命,最拼的时候“一天看了31个项目,谈了2个投资协议”。同事形容他“除了睡觉,其他时间都在工作。”2014年,投资的火溶科技短短2年实现73倍退出;移康智能,网化商城,播朵教育拟挂新三板,内部收益率高达512%。在天使投资领域,原子创投成绩不俗。冯一名觉得创业就像游戏闯关,“你要有一个远大的目标,过每一关都要很谨慎,才有机会见到最后的BOSS”。他把投资人的角色定位为创业者的“奶”和“buff”,“掉血了得给他补,技能不够要帮他加”。

12年投资“途虎养车”,冯一名经历了一道坎儿。公司基金的某个投资人不相信早期投资会有很大的收益,决定撤资。“当时我已经把所有的积蓄都放进了基金,他说要撤资的时候,我是挺无助的。”真没钱了,冯一名一咬牙把上海的唯一一套房卖了补了资金,没让”途虎“掉血。

他不觉得这是冒了多大的风险,“投资可能是我这辈子最后一份工作和事业了。既然我认定了这件事,就要把所有资源都投上去,提升它的成功率。房子其实没那么重要,只要对自己做的事有信心,住的地方总会有的”。

有的创业团队处于“满血”状态,用不着资金,冯一名就给他们“加技能”,让项目跑得稳。

投资移康智能时,冯一名得知创始人朱鹏程本是一家上市公司负责研发的VP,“股票能套现几千万,完全不缺钱” 。他出来创业,“是想建立一家顶级的智能安防公司,融入自己的想法”。起初冯一名对他还有点怀疑,“一个纯技术出身的人转做商业上的事,不知道能不能成”。后来接触了三个月,冯一名觉得“这人靠谱”。

朱鹏程生活非常简朴,即便不缺钱,开的车还是荣威750,“还是开了七八年的”。 他对团队成员很照顾。公司距离地铁站有几公里,他就每天早上八点半到地铁站,接员工上班;整个团队有凝聚力,对产品的打磨非常用心,项目发展前景也比较明朗,冯一名下了判断:可以投。朱鹏程不缺钱,但在项目的商业运作上面临很多挑战。

冯一名就给自己定了一个日程,“像朋友一样定期和他聊天,给他一些建议,包括资本运作的想法,销售的策略,应收帐,员工的激励机制等等”。最后,虽然“想投的人很多”,朱鹏程挑了原子创投。

冯一名花的心血没有白费。如今途虎养车成了国内汽车轮胎和保养服务最大的电商平台,估值翻了200倍。移康智能也发展为智能安防领军企业,今年拟挂牌新三板。为了让更多初创公司成长起来,原子创投设立了“Pizza Night”,每个月在北京上海两地开小课,“请专家给创业者做培训,教他们如何去融资,招人,弄懂财税知识”。冯一名希望自己可以帮更多创业者实现梦想。

“我很喜欢美国的风投教父汤姆·珀金斯说的一句话:未来已经发生,只是分布尚不均匀。预测未来最好的方式就是开创它,如果你不能开创它,至少你还可以投资它”。

“我相信五年以后,去挑战BAT,小米,京东的初创企业,今天一定已经在某个地方闷头苦干了。我想创业者如果看到了方向,不要去预测,就去做,去开创它。”

“我能做的事,就是和创业者一起,去把这个‘未来’创造出来。”


 
打赏
 
更多>同类投行快讯
0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投行快讯
点击排行
关于我们 | 组织结构 | 企业文化 | 公司动态 | 管理团队 | 行为准则 | 投资策略 | 投资保障 | 风险控制 | 经典案例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广告服务 | RSS订阅 |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06-2018 投融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6012416号
联系我们
QQ咨询
电话咨询
email
在线留言
微信联系
返回顶部